1. 首页
  2. 古诗词大全

有描写二月的诗句

游泰山


黄哲

今年初出承明班,折腰从政青徐间。
神州二月新雨霁,我来万里观名山。
名山岱泰连云上,邹峄徂徕郁相望。
晨霞仿佛见丹崖,旭日瞳矇射青嶂。
羽服逍遥山际行,垂萝磐石渐回萦。
乔树千章寒谷秀,阴泉百道晓虹明。
玄都太古瑶坛在,石室丹炉长不改。
中林迢递蹑天门,五色芙蓉耀光彩。
东极群真鸣珮环,招摇玉女开金关。
苍龙飞去溟海阔,黄鹤下唳清风还。
奎璧祥光生缥缈,日观扶桑擘昏晓。
登临今日九州同,顾视宁论万山小。
名岳齐天天不知,斋宫虔洁閟灵祇。
宝鼎椒兰腾馥郁,芝楹华盖仰威蕤。
祠官祝釐朝击鼓,玉童吹笙双凤舞。
鲁祊秦祀变浮云,后土精灵夜相语。
功成世世来登封,明堂骏奔朝岱宗。
翠华行处入归鸟,樛木尽亚随飞龙。
微茫玉检无人识,绿云阴洞秋声急。
但闻松乔遗素书,我欲因之蜕凡骨。
绝顶玄芝应再生,神游早愿抛尘缨。
笑骑苍猊骖太乙,稽首银台超上清。


昼梦


杜甫

二月饶睡昏昏然,不独夜短昼分眠。桃花气暖眼自醉,
春渚日落梦相牵。故乡门巷荆棘底,中原君臣豺虎边。
安得务农息战斗,普天无吏横索钱。


恩赐乐游园宴应制


张九龄

宝筵延厚命,供帐序群公。形胜宜春接,威仪建礼同。
晞阳人似露,解愠物从风。朝庆千龄始,年华二月中。
辉光遍草木,和气发丝桐。岁岁无为化,宁知乐九功。


杂兴三首


白居易

楚王多内宠,倾国选嫔妃。又爱从禽乐,驰骋每相随。
锦鞲臂花隼,罗袂控金羁。遂习宫中女,皆如马上儿。
色禽合为荒,刑政两已衰。云梦春仍猎,章华夜不归。
东风二月天,春雁正离离。美人挟银镝,一发叠双飞。
飞鸿惊断行,敛翅避蛾眉。君王顾之笑,弓箭生光辉。
回眸语君曰,昔闻庄王时。有一愚夫人,其名曰樊姬。
不有此游乐,三载断鲜肥。
越国政初荒,越天旱不已。风日燥水田,水涸尘飞起。
国中新下令,官渠禁流水。流水不入田,壅入王宫里。
馀波养鱼鸟,倒影浮楼雉。澹滟九折池,萦回十馀里。
四月芰荷发,越王日游嬉。左右好风来,香动芙蓉蕊。
但爱芙蓉香,又种芙蓉子。不念阊门外,千里稻苗死。
吴王心日侈,服玩尽奇瑰。身卧翠羽帐,手持红玉杯。
冠垂明月珠,带束通天犀。行动自矜顾,数步一裴回。
小人知所好,怀宝四方来。奸邪得藉手,从此倖门开。
古称国之宝,谷米与贤才。今看君王眼,视之如尘灰。
伍员谏已死,浮尸去不回。姑苏台下草,麋鹿暗生麑。

【注释】:古称国之宝 谷米与贤才
五言古诗《杂兴三首》之三是一首讽刺诗。这两句是说,自古以来,都将谷米与贤良有才干的臣子,作为国家之宝。白居易这首诗,以吴王夫差亡国的故事,讽谕君王要关心民生疾苦,注意选贤任能,只有谷米丰稔,国库充盈,民无饥寒,贤才能用而不疑,发挥其才能,国家才能强盛。但目前怎么样呢?这两句后紧接着说:“今看君王眼,视之如尘灰”。虽言夫差,实指当今,语意尖锐,讽喻之意毕现。
 
--引自李济洲编著之《全唐诗佳句赏析》http://tshjj.yeah.net/

京口江际弄水


徐铉

退公求静独临川,扬子江南二月天。
百尺翠屏甘露阁,数帆晴日海门船。
波澄濑石寒如玉,草接汀苹绿似烟。
安得乘槎更东去,十洲风外弄潺湲。


京口江际弄水


徐铉

退公求静独临川,扬子江南二月天。
百尺翠屏甘露阁,数帆晴日海门船。
波澄濑石寒如玉,草接汀蘋绿似烟。
安得乘槎更东去,十洲风外弄潺湲。


寄远


常浩

年年二月时,十年期别期。春风不知信,轩盖独迟迟。
今日无端卷珠箔,始见庭花复零落。人心一往不复归,
岁月来时未尝错。可怜荧荧玉镜台,尘飞幂幂几时开。
却念容华非昔好,画眉犹自待君来。


少年游·阑干十二独凭春


欧阳修

阑干十二独凭春。
晴碧远连云。
千里万里,
二月三月,
行色苦愁人。

谢家池上,
江淹浦畔,
吟魄与离魂。
那堪疏雨滴黄昏。
更特地,
忆王孙。

【注释】:
此词借咏春草而赋别,抒写离别相思之情。词的上片写主人公凭栏远眺的感受 ,引出离别相思之苦,下片用一系列离别相思的典故,使离愁别绪进一步深化。全词以写意为主,全凭涵泳的意境取胜。
词从凭栏写入。“春”字点出季节,“独”字说明孤身一人。当春独立,人之了无意绪可知。“栏干十二”,着一“凭”字,表示凭遍了十二栏干。李清照词:“倚遍栏干,只是无情绪。”(《点绛唇》)辛弃疾词:“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水龙吟》)“倚遍”、“拍遍”,都是一种动作性的描绘。这里说栏干十二,一一凭遍,说明词中人物凭眺之久长 、心情之焦切 。这一句不只点出了时 、地、人,还写了人物的处境、动作和情态。
“晴碧远连云”承上句凭栏所见,以“晴碧”着色,正面咏草。江淹《别赋》云:“春草碧色”。晴则色明。“远连云”,是说芳草延伸,至目尽处与天相接。杜牧《江上偶见绝句》:“草色连云人去住。”可见此景确实关乎别情。写景如画 ,亦有点染之法,即先点出中心物象,然后就其上下左右着意渲染之。“晴碧”句是“点”,“千里”两句为“染”。“千里万里”承“远连云”,从广阔的空间上加以渲染 ,极言春草的绵延无垠。
“二月三月”应首句一个“春”字,从“草长”的时间上加以渲染,极言春草滋生之盛。
“行色苦愁人”句将人、景绾合,结出不胜离别之苦的词旨 ,并开启了下片的抒情 。“行色”总括“ 晴碧”三句,即指芳草连天之景这一远行的象征。
这种景象在伤离的愁人眼中看出,倍赠苦痛,因为引起了对远人的思念。
下片先用典来咏物抒情。“谢家池上”,指谢灵运《登池上楼》中的名句“池塘生春草”。这首诗是诗人有感于时序更迭、阳春初临而发,故曰“吟魄”。
“江淹浦畔”,指江淹作《别赋》描摹各种类型的离别情态,其中直接写到春草的有“春草碧色,春水渌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因为赋中又有“知离梦之踯躅 ,意别魂之飞扬 ”,所以欧词中出现“江淹浦”与“离魂”字面。
接着“那堪”一句用景色的变换,将此种不堪离愁之苦的感情再翻进一层。“疏雨滴黄昏”,则是黄昏时分的雨中之景 。王国维在《 人间词话 》中说:“人知和靖《点绛唇》、圣俞《苏幕遮》、永叔《少年游 》三阕为咏春草绝调结拍“ 更特地忆王孙”,“更”与“那堪 ”呼应,由景入情,文意连贯而下。
“忆王孙 ”本自“ 王孙游兮不归 ,春草生兮萋萋”(《楚辞·招隐士》)。至此,确知词之主人公是思妇无疑。 她于当春之际,独上翠楼,无论艳阳晴空,还是疏雨黄昏,她总是别情依依,离梦缠绕。
宋词之由婉约到豪放 ,有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欧公乃是这一过程中一位承先启后的人物 。这一点,在此词中有集中体现。从艺术上看,此词境界辽远阔大,语言质朴清新,与一般描写离别相思之苦的婉约词已有所区别。

二月


李贺

二月饮酒采桑津,宜男草生兰笑人,
蒲如交剑风如薰。劳劳胡燕怨酣春,
薇帐逗烟生绿尘。金翘峨髻愁暮云,
沓飒起舞真珠裙。津头送别唱流水,
酒客背寒南山死。

注:
1:饮酒采桑津,宜男草生兰笑人:〈〈水经〉〉云:"河东屈县西南,为采桑津。"〈〈本草〉〉云:"萱草亦名宜男。"周处〈〈风 土记〉〉:"妇妊,佩此花则生男子。"
2:蒲如交剑风如熏,劳劳胡燕怨酣春:熏,暖气也。〈〈舜歌〉〉:"南风之熏兮。"〈〈古歌行〉〉:"蒲抽小剑割沧波。" 〈〈本 草〉〉云:"斑黑大声者,为胡燕。"又见〈〈酉阳杂爼〉〉。怨酣春,言春意之浓,如酣醉。
3:薇帐逗烟生緑尘,金翅峨髻愁暮云:薇帐,犹蕙帐。生緑尘,一作香雾昏。金翅,鸟名,言髻様峨峨如金翅。〈〈洛神赋〉〉: "云髻峨峨。"
4:沓飒起舞真珠裙,津头送别唱流水:沓飒,衣裙飘忽状。流水,曲名。
--------凤尾竹客 撰<李长吉歌诗笺注辑评>---------


无名氏

瘦沈皤皤暮日匆,花边有酒且从容。
春三二月东风里,莺百千声翠柳中。


走笔送王琪


梅尧臣

江南二月草青青,送子归时已满汀。
谁信而今有忠义,只知七日哭秦庭。


春草池绿波亭


袁华

为爱玉山好,放舟玉山去。
绿波亭边春入池,况据玉山最佳处。
时当二月春正美,曲尘摇波草如绮。
雨惊残梦未鸣蛙,风漾飞花见游鲤。
大谢文章迥绝尘,江淹词赋亦清新。
得句池塘怀别远,伤情南浦送行人。
何如此亭乐赏适,石脚插入鱼龙宅。
临流行酒水浮阶,俯槛鸣琴光照席。
君不见山川极目楚囚悲,北望神州泪满衣。
又不见昆明一夜飞劫灰,汉代衣冠委草莱。
但愿无事长相见,春草池头日日来。


和通判九月望日始见菊花二首


陈襄

灼灼秋英缀露华,白衣不见日空斜。
细看未减重阳泪,更晚犹胜二月花。
城里好山何处寺,门前多竹甚人家。
直须载酒频来赏,莫为衰迟便感嗟。


春中泛舟


杨凭

仙郎归奏过湘东,正值三湘二月中。
惆怅满川桃杏醉,醉看还与曲江同。


同冠峡


韩愈

南方二月半,春物亦已少。维舟山水间,晨坐听百鸟。
宿云尚含姿,朝日忽升晓。羁旅感和鸣,囚拘念轻矫。
潺湲泪久迸,诘曲思增绕。行矣且无然,盖棺事乃了。


239诗词网所有古诗词来源于网络,如有错误,请联系纠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0239m.cn/article/5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