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古诗词大全

李白写岁月的诗句

瓦亭聊句


苏舜元

阴霜策策风呼虓,羌贼胆开凶{左凶右炎}豪。
赤胶脆折乳马健,汉野秋穟黄云高。
驱先老尩伏壮黠,裹以山壑鬼莫招。
烽台屹屹百丈起,但报平安摇桔槔。
喜闻羸师入吾地,主将踴跃士惰骄。
神锋前挥拥胜势,横阵立敌俱奔逃。
不知饵牵落槛穽,一麾发伏如惊飙。
重围八面良难度。相顾无路惟青霄。
地形窄束甲刺骨,皆裂不复能相鏖。
弃兵滚滚令不杀,部曲易主无织嚣。
恸哭皇天下厌祸,空同无色劲气消。
狂童得志贱物命,陇上盘马为嬉遨。
苍皇林间健儿妇,剪纸沥酒呼嗷嗷。
将军疾趋占葬地,年年载柩争咸崤。
朝延不惜好官爵,绛蜡刻印埋蓬蒿。
三公悲吟困数败,车上轻重如鸿毛。
白衣壮土气塞腹,愤勇不忍羞本朝。
重瞳三顾可易得,亮辈本亦生吾曹,
穷居衰牢厌咄咄,岁月奔激朱颜凋。
当年请行太明下,今日颓堕思南巢。
阳羡溪光逗苍玉,尽半健鲫烟中跳。
便欲买田学秧稻,不复与世争錙毫。
奈何三世奉恩泽,肯以躯命辞枯焦。
以知出处击大义,一饭四顾情如烧。
贺兰磨剑河饮马,颈击此贼期崇朝。
归来天下解倒挂,玉色蔼蔼宸欢饶。
笔倾江河纸云雾,欢颂来业包陶姚。


将适吴楚,留别章使君留后,兼幕府诸公,得


杜甫

我来入蜀门,岁月亦已久。岂惟长儿童,自觉成老丑。
常恐性坦率,失身为杯酒。近辞痛饮徒,折节万夫后。
昔如纵壑鱼,今如丧家狗。既无游方恋,行止复何有。
相逢半新故,取别随薄厚。不意青草湖,扁舟落吾手。
眷眷章梓州,开筵俯高柳。楼前出骑马,帐下罗宾友。
健儿簸红旗,此乐或难朽。日车隐昆仑,鸟雀噪户牖。
波涛未足畏,三峡徒雷吼。所忧盗贼多,重见衣冠走。
中原消息断,黄屋今安否。终作适荆蛮,安排用庄叟。
随云拜东皇,挂席上南斗。有使即寄书,无使长回首。

【鹤注】此当是广德元年十一月,代宗未还京时作。故云“重见衣冠走,黄屋今安否”。

  我来入蜀门,岁月亦已久①。岂惟长儿童,自觉成老丑②。常恐性坦率,失身为杯酒③。近辞痛饮徒,折节万夫后④。

  (此忆在蜀情事。《杜臆》:观失身折节等语,公亦殊有戒心。其告别以此,但不明言耳。)

  ①古诗:“岁月忽已晚。”②阮籍诗:“朝为美少年,夕暮成老丑。”③古诗:“失意杯酒间。”此暗用灌夫骂坐事。④《汉书》:郭解年长,更折节为俭。《易》:“万夫之望。”

  昔如纵壑鱼①,今如丧家狗②。既无游方恋③,行止复何有。相逢半新故,取别随薄厚。不意青草湖,扁舟落吾手。

  (此叙去蜀情事。《杜臆》:“相逢半新故,取别随薄厚”,各有餽赆,可为行资,故湖舟落其手也。)

  ①王褒颂:“沛乎若巨鱼纵大壑。”②夏侯湛赞:“若失水之鱼,丧家之狗。”《史记》:“孔子累累然若丧家之狗。”③《论语》:“游必有方。”《元和郡县志》:巴丘湖,又名青草湖,在巴陵县南,周围二百六十五里,俗名,即古云梦泽。

  眷眷章梓州,开筵俯高柳。楼前出骑马,帐下罗宾友。健儿簸红旗,此乐几难朽。日车隐昆仑①,鸟雀噪户牖。

  (此记章公饯别景事。日晏鸟归,而饮筵未散,正见章之眷恋交情。)

  ①《庄子·徐无鬼》:“若乘日之车。”

  波涛未足畏,三峡徒雷吼①。所忧盗贼多,重见衣冠走②。中原消息断,黄屋今安否?终作适荆蛮③。安排用庄叟④。

  (此叙临别踌蹰之意。波涛不畏,起荆蛮二句。盗贼可忧,起中原二句。时长安经乱,既不能北还,惟有南适吴楚而已。

  ①《七发》:“混混沌沌,声如雷吼。”②禄山、吐蕃两陷京师,故曰重见衣冠奔走。③王粲诗:“复弃中国去,远身适荆蛮。”④《庄子》:“安排而去化,乃入于寥天一。”

  随云拜东皇①,挂席上南斗②。有使即寄书,无使长回首③。

  (此写别后缱绻之怀。东皇,楚神祠。南斗,吴分野。长回首,常望诸公寄书也。此章前四段各八句,末段四句收结。

  ①《楚辞》有《东皇太乙》章。《文选注》:“太乙,天之尊神,祠在楚东,以配东帝,故曰东皇。”②谢灵运诗,“扬帆采石华,挂席拾海月。”《春秋说题辞》:“南斗吴地。”《旧书·天文志》:南斗在云汉之流,当淮海之间,为吴分。③释宝月诗:“有信数寄书,无信心相忆。”王嗣奭曰:章留后所为多不法,而待杜特厚。公诗屡谏不悛,想托词避去,乃保身之哲,不欲以数取疏也。不然,有此地主,不必去蜀,又何以别去而终不去蜀耶?后章将入朝,公寄诗云“江汉垂纶”,刚公客阆州,去梓不远。

  申涵沅曰:“常恐性坦率,失身为杯酒”,半生疏放,晚乃谨饬如是。饱更患难,遂得老成,方是豪杰归落处,一味使酒骂坐,祢正平为可鉴已。
-----------仇兆鳌 《杜诗详注》-----------

次韵斯远入城见迎


赵蕃

舟才汭口过,山已鹅湖出。
樯随鸦鹊兴,缆与鸥鹭夕。
青青玩鱼藻,烂烂数滩石。
经行尽吾旧,佳处悉不宅。
有身漫漂流,有志空郁积。
题诗喜将见,重子深垂忆。
吾侪信老大,触事异畴昔。
君能师友偕,我愧洒扫役。
岁月又何如,駸駸戒轻掷。


寄题吴子似所居二首·读书亭


陈文蔚

古人不可见,千卷留遗编。
要非纸上语,至理实参前。
列圣精微心,舍此将何传。
极本会於一,枝叶数万千。
博文可约礼,掘井志得泉。
兹乃读书旨,涵泳当忘年。
勿以急迫求,留神尝静专。
说勿事悠悠,岁月空推迁。
久而竟纯熟,脱落不知然。
众理斯旁参,如海地百川。
又如庖丁刀,体解牛无全。
超然得我心,枫鉴非方圆。
书在言语后,用起言语先。
唐人资缀缉,汉儒拘训笺。
记诵日益博,畴知心鉴昏。
祗足聘驰骛,与道实天渊。
镇山名亭意,难与世人言。
方将屏俗虑,日夕亲圣贤。
见闻岂足道,孰是入德门。
隐几无别事,真趣在穷研。
一时忽冰释,花柳春无边。
此时案上书,始可付蹄筌。


蒲涧山行宿景泰呈诸友人


李昴英

蒲根采得汎金船,滴水岩前且地仟。
造物添支闲岁月,上恩不与好山川。
意行芳草迷丹灶,旋摘新芽拨涧泉。
欲雨还晴便登览,更消一宿白云巅。


次韵周德夫经行不相见之诗


黄庭坚

春风倚樽俎,缘发少年时。
酒胆大如斗,当时淮海知。
醉眼概九州,何尝识忧悲。
看云飞翰墨,秀句咏蛛丝。
乐如同队鱼,游泳清水湄。
波涛攸相失,岁月秣马驰。
客事走京洛,乡贡趋礼闱。
艰难思一臂,讲学抱群疑。
邂逅无因得,君居天南陲。
谁言井里,坐忽枉故人诗。
清如秋露蝉,高柳噫衰迟。
感叹各头白,民生竟自痴。
过门不我见,宁复论前期。
杯酒良难必,况望功名垂。
吉守乡丈人,政成犬生氂。
绿柳阴铃阁,红莲媚官池。
开轩纳日月,高会无吏讥。
琵琶二十四,明妆百骑随。
为公置乐饮,才可慰路岐。
矧公妙顾曲,调笑才不羁。
幕中佳少年,多欲从汝嬉。
人事喜乖牾,会莫把一卮。
朝云高唐观,客枕劳梦思。
主翁悲琴瑟,生憎见蛾眉。
君亦晚坎坷,有句怨弃遗。
夜光暗投人,所向蒙诋嗤。
相思秋日黄,西岭含半规。
老矣失少味,尚能诗酒为。
忽解扁舟下,何年复来兹。
寄声缓行李,激箭无由追。


挽朱侍郎


王柏

蚤亚魁躔入谏坡,却因忠谠蹈风波。
龙墀一去江湖远,鹤骨临来岁月多。
紫橐将随时事转,丹旌无奈夜舟何。
万松苍翠皆亲种,月露凄凄泣陇阿。


其二赠写御容妙善师


苏轼

茫茫清泗遶孤岑,归路相将得暂临。
试著芒鞋穿荦确,更然松炬照幽深。
纵令司马能鑱石,奈有中郎解摸金。
强写苍崖留岁月,他年谁识此时心。
忆昔射策干先皇,珠帘翠幄分两厢。
紫衣中使下传诏,跪奉冉冉闻天香。
仰观眩晃目生晕,但见晓色开扶桑。
迎阳晚出步就坐,绛纱玉斧光照廊。
野人不识日月角,彷佛尚记重瞳光。
三年归来真一梦,桥山松桧凄风霜。
天容玉色谁敢画,老师古寺书闭房。
梦中神授心有得,觉来信手笔已忘。
幅巾常服俨不动,孤臣入门涕自滂。
元老侑坐须眉古,虎臣立侍冠剑长。
平生惯写龙凤质,肯顾草间猿与獐。
都人踏破铁门限,黄金白璧空堆床。
尔来摹写亦到我,谓是先帝白发郎。
不须览镜坐自了,明年乞身归故乡。


次韵谢郑少融尚书为寿之作


范成大

交游稀似晓来星,岁月飘如水上萍。
桂海宦情诗可纪,吴山别恨酒难平。
我今以病为欣戚,公合于时系重轻。
安得故人来话旧,碧空日日暮云生。


秋日北固晚望二首


高蟾

风含远思翛翛晚,日照高情的的秋。
何事满江惆怅水,年年无语向东流。
泽国路岐当面苦,江城砧杵入心寒。
不知白发谁医得,为问无情岁月看。


挽史鲁公


李曾伯

经济由身致,安危主意深。
威名振华夏,岁月付山林。
世望一老在,天胡二竖侵。
盖棺公论定,不泯是人心。


云岩寺二首


张縯

槛外滔滔水,岩前冉冉云。
行人舟似叶,题墨藓生纹。
岁月帆樯去,山川楚蜀分。
十年三舣棹,永愧北山文。


咏三良

魏晋
陶渊明

弹冠乘通津,但惧时我遗;
服勤尽岁月,常恐功愈微。
忠情谬获露,遂为君所私。
出则陪文舆,入必侍丹帷;
箴规响已从,计议初无亏。
一朝长逝後,愿言同此归。
厚恩固难忘,君命安可违。
临穴罔惟疑,投义志攸希。
荆棘笼高坟,黄鸟声正悲;
良人不可赎,泫然沾我衣。

[说明]
这首诗同《咏二疏》、《咏荆轲》是陶渊明三首著名的咏史诗,三篇体
制大体相当,当为同一个时期的作品。从这首诗的内容来看,当作于宋武帝
永初二年(421)之后不久,暂系于永初三年,陶渊明五十八岁。。
三良,指春秋时秦国子车氏的三个儿子:奄息、仲行、鍼(zhēn 针)虎。
他们三人都是杰出的人才,是秦穆公的宠臣。穆公死,三人遵穆公遗嘱为之
殉葬。《左传?文公六年》:“秦伯任好卒,以子车氏之三子奄息、仲行、
锨虎为殉,皆秦之良也。国人哀之,为之赋《黄鸟》。”《诗经?秦风?黄
鸟》就是秦国人民为哀悼三良及一百七十多个无辜牺牲者而创作的,表示了
对残暴统治者的控诉与谴责。陶渊明的这首诗,则完全称赞三良的行为,其
目的显然不在咏史,而是借咏三良之事。表彰张袆不肯毒死零陵王而自饮毒
酒先死的尽忠行为。(事见《述酒》诗说明)
弹冠乘通津,但惧时我遗(1)。
服勤尽岁月,常恐功愈微(2)。
忠情谬获露,遂为君所私(3)。
出则陪文舆,人必侍丹帷(4)。
箴规响已从,计议初无亏(5)。
一朝长逝后,愿言同此归(6)。
厚恩固难忘,君命安可违(7)!
临穴罔惟疑,投义志攸希(8)。
荆棘笼高坟,黄鸟声正悲(9)。
良人不可赎,该然沾我衣(10)。
[注释]
(1)弹冠:弹去帽子上的灰尘,指准备出仕为官。见《咏贫士七首》其七注(2)。乘:驾驭,占
据。通津:本指交通要道,这里指高官要职。《古诗十九首》之四:“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
时我遗:即“时遗我”的倒装句,时不我待之意。我:指三良。
(2)服勤:犹言服侍、效劳。《礼记?檀弓上》:“服勤至死。”孔颖达疏:“服勤者,谓服持
勤苦劳辱之事。”尽岁月:一年到头。功愈微:功劳甚小。愈:更加。
(3)谬:妄,自谦之词。获露:得到表现。私:亲近,宠爱。
(4)文舆:华美的车子。这里指穆公所乘之车。丹帷:红色的帷幕。这里指穆公寝居之所。
(5)箴(zhēn 针)规:规谏劝戒。响已从:一发言就听从。初无亏:从不拒绝或轻视。亏:枉为。
这两句是说,穆公对三良言听计从。
(6)言:语助词,无意义。同此归:一道去死。《史记?秦本纪》之《征义》引应劭曰:“秦穆
公与群臣饮,酒酣,公曰:‘生共此乐,死共此哀。’于是奄息、仲行、鍼虎许诺。及公薨(hōng 轰,
周代诸侯死之称),皆从死。”
(7)君命安可违:《史记?秦本纪)载,秦穆公死,康公立,遵照穆公的遗嘱,杀了一百七十四
人殉葬,秦大夫子车氏三于亦从殉,共“一百七十七人”。“君命安可违”即指此事。安,怎能。
(8)临穴罔(wǎng 往)惟疑:面对坟墓没有犹豫。罔:无。惟:语助词,无意义。疑:犹疑,犹
豫。《诗经?秦风?黄鸟》:“临其穴,惴惴其栗。”投义:献身于大义。攸希:所愿。
(9)黄鸟声正悲:《诗经?秦风?黄鸟》:“交交(悲鸣声)黄鸟,止于棘。谁从穆公?子车奄
息。维此奄息,百夫之特。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天者,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10)不可赎:不能挽救赎回。语本上引《诗经》。泫(xuàn 眩)然:伤心流泪的样子。《韩非
子?外储说右上》:“公泫然出涕曰:’不亦悲乎!’”
[译文]
出仕为官居要职,
只怕蹉跎好时光。
一年到头勤效力,
常恐功绩不辉煌。
忠情偶尔得表现,
于是得宠近君王。
出门陪同在车边,
入宫服侍丹帷旁。
规劝之言即听取,
建议从来不虚枉。
一旦君王长逝后,
愿得一道把命亡。
君王恩厚难相忘,
君命怎能敢违抗!
面临坟墓不犹豫,
献身大义志所望。
草丛笼罩高坟墓,
黄鸟啼鸣声悲伤。
三良性命不可救,
泪水沾湿我衣裳。
-----------孟二冬《陶渊明集译注》-----------

秋怀


李若水

疏筠易秋威,冉冉受风雨。
芙蕖抱枯香,頳颜羞不遇。
草木自衰荣,岁月谁寒暑。
老人岸乌纱,清坐阅今古。


从吴傅朋游芝山登五老亭以驾言出游分韵赋诗


向旙

兹山何巍巍,气欲等嵩华。
从公二三子,胜日饱并且档暇。
跻攀谢车舆,自办两不借。
扪萝觅幽磴,竹椒得孤榭。
侧送夕阳移,俯视高鸟下。
登临记曩昔,岁月惊代谢。
却数一周星,复命千里驾。
身从泛梗流,事与泛云化。
朅来共一尊,似为天所赦。
明发还问涂,合离足悲叱。


239诗词网所有古诗词来源于网络,如有错误,请联系纠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0239m.cn/article/57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