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古诗词大全

写张良的诗句

寄韩谏议


杜甫

今我不乐思岳阳,身欲奋飞病在床。
美人娟娟隔秋水,濯足洞庭望八荒。
鸿飞冥冥日月白,青枫叶赤天雨霜。
玉京群帝集北斗,或骑骐驎翳凤凰。
芙蓉旌旗烟雾乐,影动倒景摇潇湘。
星宫之君醉琼浆,羽人稀少不在旁。
似闻昨者赤松子,恐是汉代韩张良。
昔随刘氏定长安,帷幄未改神惨伤。
国家成败吾岂敢,色难腥腐餐风香。
周南留滞古所惜,南极老人应寿昌。
美人胡为隔秋水,焉得置之贡玉堂。

【注解】:
1、鸿飞冥冥:指韩已遁世。
2、羽人:穿羽衣的仙人。
3、帷幄未改:帷幄本指帐幕,此指谋国之心。

【韵译】:
眼下我心情不佳是思念岳阳,
身体想要奋飞疾病逼我卧床。
隔江的韩注他品行多么美好,
常在洞庭洗足放眼?望八方。
鸿鹄已高飞远空在日月之间,
青枫树叶已变红秋霜已下降。
玉京山众仙们聚集追随北斗,
有的骑着麒麟有的驾着凤凰。
芙蓉般的旌旗被烟雾所淹没,
潇湘荡着涟漪倒影随波摇晃。
星宫中的仙君沉醉玉露琼浆,
羽衣仙人稀少况且不在近旁。
听说他仿佛是昔日的赤松子,
恐怕是更象汉初韩国的张良。
当年他随刘邦建业定都长安,
运筹帷幄之心未改精神惨伤。
国家事业成败岂敢坐视观望,
厌恶腥腐世道宁可餐食枫香。
太史公留滞周南古来被痛惜,
但愿他象南极寿星长泰永昌。
品行高洁之人为何远隔江湖,
怎么才能将他置于未央宫上?

【评析】:
??此诗属于游仙诗一类,隐约含蓄,反复涵咏,始能体味。
??诗前六句为第一段,写怀念韩某远在洞庭,日月更迭,思念益切。“玉京”六句
为第二段,写朝廷小人得势,而贤臣远去。点出韩某已罢官去国。“似闻”六句为第
三段,写听到韩某罢官原因,以张良比之,颂其高洁有才。末四句为第四段,抒写自
己感想,并望韩某再度出山,为国出力。
??诗思严慎细致周密,写得隐晦曲折。格调却清新激昂,铿锵有力。

--引自"超纯斋诗词"bookbest.163.net 翻译、评析:刘建勋
--------------------------------------------------
  鹤注依梁氏编在大历元年之秋,姑仍之。《杜臆》:诗言岳阳、洞庭、潇湘、南极,韩盖楚人,岳阳其家也。

  今我不乐思岳阳①,身欲奋飞病在床②。美人娟娟隔秋水③,濯足洞庭望八荒④。鸿飞冥冥日月白⑤,青枫叶赤天雨⑥。

  (首叙怀思韩君之意。《楚辞》以美人比君子,此指韩谏议也。岳阳、洞庭,韩居之地。鸿飞冥冥,韩已遁世。青枫赤叶,时属深秋矣。)

  ①《诗》:“今我不乐。”师氏曰:《地理志》:岳州巴陵郡,在岳之阳,故日岳阳,有君山、洞庭湖、湘江之胜。②《诗》:“不能奋飞。”又:“或偃息在床。”③又:“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鲍照诗:“娟娟似蛾眉。”《庄子》:“秋水时至。”④左思诗:“振衣千仞冈,濯足万里流。”此濯足,用《沧浪歌》。《扬雄传》:“陟西岳以望八荒。”⑤《法言》:“鸿飞冥冥,弋人何篡焉。”⑥谢灵运诗:“晓霜枫叶丹。鲍照诗:“北风驱雁天雨霜。”

  玉京群帝集北斗①,或骑骐驎翳凤凰②。芙蓉旌旗烟雾落③,影动倒景摇潇湘④。星宫之君醉琼浆⑤,羽人稀少不在旁⑥。

  (唐汝询曰:此借仙官以喻朝贵也。北斗象君,群帝指王公。麟凤旌旗,言骑从仪卫之盛。影动潇湘,谓声势倾动乎南楚。星君,比近侍之沾恩者。羽人,比远臣之去国者。)

  ①《灵枢奎景内经》:下离尘境,上界玉京。元君注:玉京音,无为之天也。东西南北,各有八天,凡三十二天,盖三十二帝之都。玉京之下,乃昆仑北都。江淹诗:“群帝共上下。”【赵注】群帝,如五方之帝,三十二天之帝,虽皆称帝,而于大帝为卑,犹诸王三公之于天子也。《晋·天文志》:“北斗七星,在太微北,人君之象,号令之主。”②《集仙录》:群仙毕集,位高者乘鸾,次乘麒麟,次乘龙,鸾鹤每翅各大丈余。《杜臆》:翳,语助词。旧解翳为蔽,引《甘泉赋》“登凤凰兮翳芝”,恐非。③北齐萧悫诗:“芙蓉露下落。”此处落字所本,谓旌旗如落于烟雾之中,若作烟雾乐,谓乐音微细,如奏于烟雾中也,《列子》:“黄帝张乐于洞庭之野。”④相如《大人赋》:“贯列缺之倒景。”注引《凌阳子明经》:“列缺气去地二千四百里,倒景气去地四千里,其景皆倒在下。”《汉·郊祀志》:“登遐倒景。”注:“在日月之上,反从下照,故其景倒。”⑤《楚辞》:“华酌既陈,有琼浆些。”《真诰》:“羽童捧琼浆。”⑥《楚辞》:“仍羽人于丹丘。”羽人,飞仙也。羽人稀少,韩已去位。此句起下。

  似闻昨者赤松子①,恐是汉代韩张良②。昔随刘氏定长安,帷幄未改神惨伤。国家成败吾岂敢③?色难腥腐餐枫香④。

  (此申明谏议去官之故。以张良方韩,是尝平定西京者。帷幄未改,言老谋仍在。成败岂敢,言不忘忧国。色难腥腐,盖厌浊世而思洁身矣。)

  ①《张良传》:“愿去人间事,从赤松子游耳。”《列仙传》:赤松子,神农时雨师,能入火自烧。②《汉书》:张良,字子房,其先韩人也。陆机《高祖功臣传》:太子少傅、留文成侯、韩张良。《高祖纪》:“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③《出师表》:“至于成败利钝,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④《前汉·邓通传》:太子痈而色难之。《神仙传》:壶公数试费长房,继令啖溷,臭恶非常,房色难之。鲍照《升天行》:“何时与尔曹,啄腐共吞腥。”注:“啄腐吞腥,谓酒肉之人。”《尔雅注》:枫,似白杨,叶圆而岐,有脂而香,今之枫香是也。《山海经注》:宋山枫木,即今枫香树。《南史》:任昉营佛斋,调枫香二石。【张远注】枫香,道家以之和药,故云餐。《鹤林玉露》引佛书,凡诸所齅,风与香等。朱注引范成大诗“悬知佛骨有青冥,风香久已涤膻腥”。其说皆迂曲。郑侯升曰:杜诗又有“独叹风香林,春时好颜色”,亦岂用佛书耶?

  周南留滞古所惜①,南极老人应寿昌②。美人胡为隔秋水,焉得置之贡玉堂③?

  (末想其老成宿望,再出而济世匡君也。《杜臆》,南极老人,非祝其多寿。此星治平则见,进此人于玉堂,是即老人星见矣,盖意在治平也。此章,前三段各六句,末段四句收。)

  ①《史记》:太史公留滞周南。②《晋书》:老人一星在弧南,一曰南极,常以秋分之旦见于丙,秋分之夕没于丁,见则治平,主寿昌。③焉得置之,上四字略读。《前汉·翼奉传》:久污玉堂之署,颜师古曰:玉殿在未央宫。《扬雄传》:上玉堂。朱鹤龄曰:韩谏议,不可考,其人大似李邺侯,必肃宗收京时尝与密谋,后屏居衡湘,修神仙羽化之道。公思之而作。似闻以下,美其功在帷幄,翛然远引。周南以下,惜其留滞秋水,而不得大用也。

  卢元昌曰:韩官居谏议,必直言忤时,退老衡岳,公伤谏臣不用,功其出而致君,不欲终老于江湖,徒托神仙以自金也。首尾美人,中间羽人及赤松子、韩张良、南极老人,总一谏议影子。

  吴江潘耒曰:少陵平生交友,无一不见于诗,即张曲江、王思礼、未曾款洽者,亦形诸歌咏,若李邺侯,则从无一字交涉,盖杜于五月拜官,李即于十月乞归,未尝相往还也。此诗题云“寄韩谏议”,则所云美人,当即指韩,《钱笺》移之邺侯,有何确据?杜既推李如此,他诗何不一齿及,而独寓意于寄韩一篇?且何所忌讳,而庾辞隐语,并题中不一见姓氏耶?若云诗中语非邺侯不足当,则韩既谏官而与杜善,安知非扈从收京,曾参密议者耶?钱氏归其说于程孟阳,亦自知其不的也。

  黄生曰:钱氏谓此诗欲韩谏议贡李泌于玉堂,其说近凿。韩时在岳阳,其官之有无不可知,何得以荐贤望之?观泌语肃宗云“杀臣者,乃五不可”,则其君臣之间,正非谏议小臣所能与也。予意韩张良,当即指韩谏议,亦在灵武从驾,故曰“昔随刘氏定长安”,既而肃崩代立,故曰“帷幄未改神惨伤”,其人必见时事不佳,故弃官远游,公特微其辞曰“国家成败吾岂敢,色难腥腐餐枫香”也。前段“玉京群帝”云云,指当时在朝之臣,远方流落者望之犹登仙也,公盖与韩有旧,故作此寄之,而因以自寓,所以结处深致慨惜,言此人自宜在玉堂之上耳,焉得置而不用耶?朱注虽不径指为李泌,顾云其人必肃宗时常与密谋,后屏居衡山,修神仙之道,公思之而作,则亦总为“玉京群帝”等语所惑也。予初疑公以子房比韩,或张之先与韩同出。因检《史记索隐》注云:王符、皇甫谧皆言子房本韩之公族,因秦索之急,故变姓名。益知本句不曰汉代张子房,而曰汉代韩张良,公之所指本明白,人自不解耳。
-----------仇兆鳌 《杜诗详注》-----------

咏史诗·圯桥


胡曾

庙算张良独有余,少年逃难下邳初。
逡巡不进泥中履,争得先生一卷书。


四皓庙


元稹

巢由昔避世,尧舜不得臣。伊吕虽急病,汤武乃可君。
四贤胡为者,千载名氛氲。显晦有遗迹,前后疑不伦。
秦政虐天下,黩武穷生民。诸侯战必死,壮士眉亦颦。
张良韩孺子,椎碎属车轮。遂令英雄意,日夜思报秦。
先生相将去,不复婴世尘。云卷在孤岫,龙潜为小鳞。
秦王转无道,谏者鼎镬亲。茅焦脱衣谏,先生无一言。
赵高杀二世,先生如不闻。刘项取天下,先生游白云。
海内八年战,先生全一身。汉业日已定,先生名亦振。
不得为济世,宜哉为隐沦。如何一朝起,屈作储贰宾。
安存孝惠帝,摧悴戚夫人。舍大以谋细,虬盘而蠖伸。
惠帝竟不嗣,吕氏祸有因。虽怀安刘志,未若周与陈。
皆落子房术,先生道何屯。出处贵明白,故吾今有云。


自崔镇至济州人情风俗可叹三十韵


王冕

天阙星河近,关山道路长。
断云依野树,归鸟傍斜阳。
吊古添惆怅,伤时重慨慷。
艰难衣带缓,辛苦□毛苍。
昨日辞崔镇,今晨过回梁。
躲船荦愁确,打牵畏汪洋。
舟子招呼急,商人问信忙。
新州山顶上,沛县水中央。
古昔英雄地,萧条战斗场。
歌风传汉祖,决胜信张良。
转首风云改,重瞻日月光。
喜看新社稷,不问旧封疆。
鱼鳖行官道,狐狸上庙堂,
凄凄黄叶浦,漭漭白苹乡。
提挈何狼籍,奔趋适诈狂。
人伦俱丧失,风俗尽凋伤。
白纻流吴曲,红花烂楚芳。
礼仪从此废,廉耻竟何将?
戢戢哀流落,纠纠俱暴强。
郎官思卓鲁,牧守想龚黄。
鹰隼锋棱劲,豺狼气势张。
抚绥徒文饰,渔猎尽逃亡。
东鲁书声寂,西秦客梦扬。
可怜吾老大,那忍见凄凉。
饥望家家火,愁悬处处肠。
竞穿泥窟穴,争觅草衣裳。
密雪团花大,飞冰就木僵。
垂情徒郁郁,极目转茫茫。
圣主春秋盛,贤臣事业张。
愿言宣德化,四海一陶唐。


次方咨谋韵贺郑宋英弄璋


黄公度

渥洼产龙种,筦簟兆熊禧。
木星光芒舒紫焰,玉出昆山珠出隋。
徐卿忧何有,于门高可期。
啼声已识是英物,成立行看少壮时。
瓦盆盛酒醺四座,我独不许陪宗支。
眼穿难望葱牙镪,吻燥不沾荷叶卮。
涓滴於人甘分绝,枯肠强索祝儿诗。
祝儿效张良,熟读韬钤为帝师。
祝儿效陈平,磊落胸中吐六奇。
天骄捧首遁漠北,岂容郊垒尚累累。


咏史


杨再十一

张良大父父,相韩五世君。
报仇误一击,佐命筹三军。
灭秦复诛项,兴汉称元勋。
始终心为韩,义烈千载闻。
吾家世臣宋,绂冕兴如云。
於今虽为庶,义不忘宋恩。
国亡幸免死,忍复干禄云。
耻为肤敏士,宁作殷顽民。


漫歌


顾大武

酒旗招摇西北指,北斗频倾渴不止。
天上有酒饮不足,翻身直下解作人间顾仲子。
酒中生,酒中死,糟丘酒池何龌龊,千钟百觚亦徒尔。
堪笑刘伶六尺身,死便埋我须他人。
此身血肉岂是我,乌鸢蝼蚁谁疏亲?四鳃鲈鱼千里莼,有
此下酒物,刘季张良焉足论。
左携孔北海,右揽李太白。
余杭老姥寄信来,道我新封合欢伯。


玉斗歌


刘翰

汉兵咸阳未休舍,楚王长歌到戏下。
项伯夜入张良营,沛公仓皇出城谢。
自言戮力共攻秦,不意入关成此勋。
闭关籍民备他盗,尽封府库待行军。
项庄拔剑项伯起,汉楚兴亡在今尔。
鸿门壮士斩关来,慷慨一卮谁惧死。
君不见秦亡鹿走骊出倾,四方尽起诸侯兵。
龙颜隆准泗上长,天之所授谁能争。
英雄肯落他人手,独遣谋臣谈辩口。
君王间道却归来,满地秋声鸣玉斗。


对御歌


陈抟

臣爱睡,臣爱睡。
不卧库氈,不盖被。
片石枕头,蓑庆铺地。
震雷掣电鬼神惊,臣当其时正酣睡。
闲思张良,闷想范蠡,
说甚孟德,休言刘备。
三四君子只是争些闲气,争如臣向青山顶头,
白云堆裹,展开眉头,
解放肚皮,但一觉睡。
管什玉免东升,红轮西坠。


鸿门宴


刘翰

江东遥遥八千骑,大战小战七十二。
刘郎晓鞭天马来,踧踏长安开帝里。
子婴已降隆准公,君王置酒鸿门东。
张良已去玉斗碎,三月火照感阳红。
绣衣归来日将夜,可惜雄心天不借。
当时已失范增谋,尚引长戈到垓下。
刁斗乍急营垒惊,夜深旗尾秋风横。
玉帐佳人不成梦,月明四面闻歌声。
拔剑相看泪如雨,我作楚歌君楚舞。
明朝宝马一声嘶,江北江东皆汉土。


水龙吟 陈希夷睡歌,有契予心,因衍之


元好问

百年同是行人,酒乡独有归休地。此心安处,良辰美景,般般称遂。力士铛头,舒州杓畔,不妨游戏。算为狂为隐,非狂非隐,人谁解,先生意。莫笑糊涂老眼,几回看、红轮西坠。一杯到手,人间万事,俱然少味。范蠡张良,尽他惊怪,陈抟贪睡。且陶陶兀兀,今朝醉了,更明朝醉。


凤栖梧


马钰

范蠡张良当日悟。得宠还惊,防患寻归路。若恋功名尖险处。如何却得蓬庄住。或问扶风缘甚去。京兆风仙,远远亲来度。便觉灵明常有主。


休堂颂


黄庭坚

头上安头,如何得休。
杀佛杀祖,方得按堵。
北郁单越,西瞿耶尼。
事同一家,吃饭著衣。
向上一路,千圣贬眼。
韩信打关,张良烧栈。


送王嘉叟编修通判洪州


周必大

籍甚西枢掾,居然出处光。
人犹思贺监,天未起张良。
南浦云应碧,东湖柳正黄。
古来求别驾,不是薄星郎。


偶得吟


邵雍

皋陶遇舜,伊尹逢汤。
武丁得傅,文王获姜。
齐知管种,汉识张良。
诸葛开蜀,玄龄启唐。


239诗词网所有古诗词来源于网络,如有错误,请联系纠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0239m.cn/article/9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