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古诗词大全

赞美烟花的古诗句

宝鼎现·问今何日


陈著

问今何日,旧也曾尾,东风鵷鹭。回首念,家山桃李,归去来兮闻早赋。梦境里、尽何妨疏散,时趁莺晴信步。是则是、清闲自好,一点心犹怀古。记得平世痴儿女。自灯宵、游了三五。还次第、湖边去也,寒食清明炊未住。是处处、是丹青图画,随意狂歌醉舞。奈蓦被、烟花浪手,一掷残阳孤注。须信乐极悲来,谁道是、曾歌琼树。夕阳亭遗涴,翻得江涛似许。忍望著、□天津路。最是鹃啼苦。算世事、消把春看,还有落花飞絮。


少小


汤显祖

少小词场得浪名,白头文字总忘情。
若非河岳驱排尽,定是烟花拨捩成。


湖州歌九十八首 其六十六


汪元量

长芦转柁是通津,尽是东西南北人。
日暮烟花箫鼓闹,红楼烂醉楚州春。


春游


董嗣杲

江城趁春游,爱寻郭外圃。
烟花羃酒帘,风声飏商鼓。
午风荡江面,兵船问沙浦。
浦断官柳阴,絮雪待晴吐。
野花媚游眼,红白开晴雨。
谁怜荡子身,年馀滞江浒。
徒羡庐山高,万峰青可数。
朝晚挹烟霏,释尽客怀苦。
兹辰快移步,突觉沈疴愈。
树头叫归禽,流年如箭羽。


上皇西巡南京歌十首


李白

胡尘轻拂建章台,圣主西巡蜀道来。
剑壁门高五千尺,石为楼阁九天开。

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
草树云山如锦绣,秦川得及此间无。

华阳春树号新丰,行入新都若旧宫。
柳色未饶秦地绿,花光不减上阳红。

谁道君王行路难,六龙西幸万人欢。
地转锦江成渭水,天回玉垒作长安。

万国同风共一时,锦江何谢曲江池。
石镜更明天上月,后宫亲得照蛾眉。

濯锦清江万里流,云帆龙舸下扬州。
北地虽夸上林苑,南京还有散花楼。

锦水东流绕锦城,星桥北挂象天星。
四海此中朝圣主,峨眉山下列仙庭。

秦开蜀道置金牛,汉水元通星汉流。
天子一行遗圣迹,锦城长作帝王州。

水绿天青不起尘,风光和暖胜三秦。
万国烟花随玉辇,西来添作锦江春。

剑阁重关蜀北门,上皇归马若云屯。
少帝长安开紫极,双悬日月照乾坤。


表夏十首


元稹

夏风多暖暖,树木有繁阴。新笋紫长短,早樱红浅深。
烟花云幕重,榴艳朝景侵。华实各自好,讵云芳意沉。
初日满阶前,轻风动帘影。旬时得休浣,高卧阅清景。
僮儿拂巾箱,鸦轧深林井。心到物自闲,何劳远箕颍。
江瘴炎夏早,蒸腾信难度。今宵好风月,独此荒庭趣。
露叶倾暗光,流星委余素。但恐清夜徂,讵悲朝景暮。
孟月夏犹浅,奇云未成峰。度霞红漠漠,压浪白溶溶。
玉委有馀润,飙驰无去踪。何如捧云雨,喷毒随蛟龙。
流芳递炎景,繁英尽寥落。公署香满庭,晴霞覆阑药。
裁红起高焰,缀绿排新萼。凭此遣幽怀,非言念将谑。
红丝散芳树,旋转光风急。烟泛被笼香,露浓妆面湿。
佳人不在此,恨望阶前立。忽厌夏景长,今春行已及。
百舌渐吞声,黄莺正娇小。云鸿方警夜,笼鸡已鸣晓。
当时客自适,运去谁能矫。莫厌夏虫多,蜩螗定相扰。
翩翩帘外燕,戢戢巢内雏。啖食筋力尽,毛衣成紫襦。
朝来各飞去,雄雌梁上呼。养子将备老,恶儿那胜无。
西山夏雪消,江势东南泻。风波高若天,滟滪低于马。
正被黄牛旋,难期白帝下。我在平地行,翻忧济川者。
灵均死波后,是节常浴兰。彩缕碧筠粽,香粳白玉团。
逝者良自苦,今人反为欢。哀哉徇名士,没命求所难。


江城子 东原幕府诸公,送予西湖,行及阳谷


元好问

江山诗笔仲宣楼。弊貂裘。尽风流。独恨烟花,三月出东州。爱煞津亭亭□□,无一语,只相留。来鸿去雁两悠悠。别离愁。几时休。得似孤城,春水一沙鸥。寄谢西湖追送客,分手地,莫回头。


山居即事


释绍嵩

碧树高岩底,柴门引径斜。
采茶寻远涧,护药插新笆。
澄水含斜汉,寒空散晚霞。
寂寥无与晤,聊欲玩烟花。


送舍弟孺复往庐山


熊孺登

能骑竹马辨西东,未省烟花暂不同。
第一早归春欲尽,庐山好看过湖风。


梅花


李煜

殷勤移植地,曲槛小栏边。共约重芳日,还忧不盛妍。
阻风开步障,乘月溉寒泉。谁料花前后,蛾眉却不全。
失却烟花主,东君自不知。清香更何用,犹发去年枝。


满庭芳·初绾云鬟


黄庭坚

初绾云鬟,才胜罗绮,便嫌柳陌花街。占春才子,容易托行媒。其奈风情债负,烟花部、不免差排。刘郎恨,桃花片片,随水染尘埃。
风流,贤太守,能笼翠羽,宜醉金钗。且留取垂杨,掩映厅阶。直待朱轓去后,从伊便、窄袜弓鞋。知恩否,朝云暮雨,还向梦中来。


贺新郎·又是春残去


吴潜

又是春残去。倚东风、寒云淡日,堕红飘絮。燕社鸿秋人不问,尽管吴笙越鼓。但短发、星星无数。万事惟有彭泽醉,也何妨、袖卷长沙舞。身与世,只如许。阑干拍手闲情绪。便明朝、苍鸥白鹭,北山南浦。笑指午桥桥畔路,帘幕深深院宇。尚趁得、柳烟花雾。我亦故山猿鹤怨,问何时、归棹双溪渚。歌一曲,恨千缕。


宣和殿画水仙鸲鹆图


王冕

玉宇琼楼天窅窅,春融紫禁烟花绕。
龙光摇动五色云,忽觉青蒲生野草。
河图埋没龙马藏,上林桑谷一夜长。
丹穴岂是无凤凰?鸲鹆乃来天子堂。
春秋笔削以为异,未必宣和知此意。
长白山下风萧萧,吹暗沙尘塞天地。
宫中仙子罗衣垂,露倾金盏愁欲悲。
绿烟不开花梦冷,此时颜色非曩时。
转首桑田变沧海,景物凄凉画图在。
江南江北不相知,展卷令人空感慨。


水龙吟 送焦和之赴西夏行省


王恽

当年紫禁烟花,相逢恨不知音早。秋风倦客,一杯情话,为君倾倒。回首燕山,月明庭树,两枝乌绕。正情驰魏阙,空书怪事,心胆堕,伤殷浩。祸福无端倚伏,问古今、几人明了。沧浪渔父,归来惊笑,灵均枯槁。邂逅淇南,岁寒独在,故人襟抱。恨黄尘障尺,西山远目,送斜阳鸟。


送孟浩然之广陵


李白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又题: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注释]
  1.黄鹤楼:故址在今湖北武汉市武昌蛇山的黄鹄矶上,传说有神仙在此乘黄鹤而去,故称黄鹤楼。
  2.孟浩然:李白的朋友。
  3.之:往。
  4.广陵:即扬州。
  5.故人:老朋友,这里指孟浩然。
  6.烟花:指艳丽的春景。
  7.尽:消失。
  8.唯见:只见。
  9.天际:天边。

[简析]
  这是一首送别诗。孟浩然从湖北到广陵去,李白在黄鹤楼给他送行,作了这首诗时间应当在李白出蜀漫游以后。李白从27岁到35岁的将近十年之间,虽然也到处漫游,但却比较固定的居住在今湖北安陆境外,这时,他认识了当时著名的诗人孟浩然,孟浩然比他大11岁,本是襄阳(今属湖北省)人,隐居鹿山门,常在吴、越、湘、闽等地漫游。这时他正想出游吴、越一带,两位大诗人在黄鹤楼分别,留下著名诗篇。诗题中“之广陵”的“之”就是至的意思。
  诗中的第一句“故人西辞黄鹤楼”意思是老朋友要告别黄鹤楼向东远行了。因为黄鹤楼在广陵之西,所以说西辞那么去的地方也就必然是在东面了,接着第二句“烟花三月下扬州”扬州既广陵,由武汉乘船到扬州是由长江下行所以说“下扬州”。这句说孟浩然在阳春三月的时节去,那景如烟花的扬州。扬州本来就以风景美丽而著称,特别是春天花木繁盛,景色艳丽,所以李白用烟花来形容孟浩然即将去到的地方,也多少透露了孟浩然对此行的羡慕之意。以上两句写送别情况,还没有写离别之情。
  第三四句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留。“,写作者送走了好友,独自在黄鹤楼遥望风帆远去的情景,江面上一只载着过人东去的船,渐行渐远,终于在水天相接的碧空中消失,能够看到的只剩下滔滔不绝的长江流水作者的感情随着视线远去,直望到船儿都已经在碧空中消失。他还伫立着凝望天边的长江流水,可见他对好友的惜别之情了。这种离别之情,倘不是在文字知音之间,是不会如此深刻的。而写离别之情的手法,也只取离别之地的眼前的景物。把感情藏在景物之中;并不直接抒写感情,却越发使人体会到真味情切。
  着首诗中的第三句,在宋朝人编的《万首唐人绝句》中写成“孤帆远影碧山尽”,在陆游的《入蜀记》中,则写成“孤帆远映碧山尽”,并且竭力称赞他描写入微。此后不同的版本往往就出现不同的写法,不过无论是何者,都不失为绝佳诗句。◆
------------------------------------------------
孟浩然是李白非常称赏的诗界名士,曾有“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的赠诗称誉之。漫游天下名山名城,本是性格开放的盛唐文人的风尚,寓居湖北安陆的青年李白,早就有一番“仗剑去国,辞亲远游,南穷苍梧,东涉溟海”的旅游经历。因此他在武昌名楼——黄鹤楼,送别诗界名士——孟浩然,去游历江左名城——扬州(古时称为广陵),面对着把名楼、名士、名城联系在一起的“三名兼备”的旅游盛事,他诗情勃发,对世界的感觉是色彩明丽的,浑无丝毫感伤。
开头两句本是交待送别的时间、地点、目的地,但这种交待被“烟花三月”这个鲜丽的意象感觉化了。李白不是有过一个“梦笔生花”的故事吗?想不到作为他的天才之象征的做梦中笔头生花,竟生成了送别时的三月烟花,赢得前人称此句为“千古丽句”。天空也被明丽的
世界感觉所感动了,它变得一碧如洗的空明,在它底下顺流行进的“孤帆远影”,何尝有一丝孤独感和苍凉?它牵引着的是海阔天空的生命向往。生命如流水,别情如流水,无限关注依恋的眼光追随着消失在视野之外的孤帆远影,也就化作水天与共,千古长存的长江巨流了。名楼送名士赴名城的一瞬而永恒的情景,便成了盛唐诗人的旅游豪兴的诗化象征。

(光明日报1999.7.22 杨义)
------------------------------------------------
  这首送别诗有它自己特殊的情味。它不同于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川》那种少年刚肠的离别,也不同于王维《渭城曲》那种深情体贴的离别。这首诗,可以说是表现一种充满诗意的离别。其所以如此,是因为这是两位风流潇洒的诗人的离别。还因为这次离别跟一个繁华的时代、繁华的季节、繁华的地区相联系,在愉快的分手中还带着诗人李白的向往,这就使得这次离别有着无比的诗意。
  李白与孟浩然的交往,是在他刚出四川不久,正当年轻快意的时候,他眼里的世界,还几乎象黄金一般美好。比李白大十多岁的孟浩然,这时已经诗名满天下。他给李白的印象是陶醉在山水之间,自由而愉快,所以李白在《赠孟浩然》诗中说:“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再说这次离别正是开元盛世,太平而又繁荣,季节是烟花三月、春意最浓的时候,从黄鹤楼到扬州,这一路都是繁花似锦。而扬州呢?更是当时整个东南地区最繁华的都会。李白是那样一个浪漫、爱好游览的人,所以这次离别完全是在很浓郁的畅想曲和抒情诗的气氛里进行的。李白心里没有什么忧伤和不愉快,相反地认为孟浩然这趟旅行快乐得很,他向往扬州,又向往孟浩然,所以一边送别,一边心也就跟着飞翔,胸中有无穷的诗意随着江水荡漾。
  “故人西辞黄鹤楼”,这一句不光是为了点题,更因为黄鹤楼乃天下名胜,可能是两位诗人经常流连聚会之所。因此一提到黄鹤楼,就带出种种与此处有关的富于诗意的生活内容。而黄鹤楼本身呢?又是传说仙人飞上天空去的地方,这和李白心目中这次孟浩然愉快地去扬州,又构成一种联想,增加了那种愉快的、畅想曲的气氛。
  “烟花三月下扬州”,在“三月”上加“烟花”二字,把送别环境中那种诗的气氛涂抹得尤为浓郁。烟花者,烟雾迷蒙,繁花似锦也。给人的感觉决不是一片地、一朵花,而是看不尽、看不透的大片阳春烟景。三月,固然是烟花之时,而开元时代繁华的长江下游,又何尝不是烟花之地呢?“烟花三月”,不仅再现了那暮春时节、繁华之地的迷人景色,而且也透露了时代气氛。此句意境优美,文字绮丽,清人孙洙誉为“千古丽句”。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诗的后两句看起来似乎是写景,但在写景中包含着一个充满诗意的细节。李白一直把朋友送上船,船已经扬帆而去,而他还在江边目送远去的风帆。李白的目光望着帆影,一直看到帆影逐渐模糊,消失在碧空的尽头,可见目送时间之长。帆影已经消逝了,然而李白还在翘首凝望,这才注意到一江春水,在浩浩荡荡地流向远远的水天交接之处。“唯见长江天际流”,是眼前景象,可是谁又能说是单纯写景呢?李白对朋友的一片深情,李白的向往,不正体现在这富有诗意的神驰目注之中吗?诗人的心潮起伏,不正象浩浩东去的一江春水吗?
  总之,这一场极富诗意的、两位风流潇洒的诗人的离别,对李白来说,又是带着一片向往之情的离别,被诗人用绚烂的阳春三月的景色,用放舟长江的宽阔画面,用目送孤帆远影的细节,极为传神地表现出来了。
  (余恕诚)


239诗词网所有古诗词来源于网络,如有错误,请联系纠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0239m.cn/article/63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