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古诗词大全

赞美秦筝的诗句

蝶恋花·碧草池塘春又晚


晏几道

碧草池塘春又晚。小叶风娇,尚学娥妆浅。双燕来时还念远。珠帘绣户杨花满。绿柱频移弦易断。细看秦筝,正似人情短。一曲啼乌心绪乱。红颜暗与流年换。


贺新郎·梦冷黄金屋


蒋捷

梦冷黄金屋。叹秦筝、斜鸿阵里,素弦尘扑。化作娇莺飞归去,犹认纱窗旧绿。正过雨、荆桃如菽。此恨难平君知否,似琼台、涌起弹棋局。消瘦影,嫌明烛。鸳楼碎泻东西玉。问芳悰、何时再展,翠钗难卜。待把宫眉横云样,描上生绡画幅。怕不是、新来妆束。彩扇红牙今都在,恨无人、解听开元曲。空掩袖,倚寒竹。

【注释】:
这是一首抒发亡国之痛的词 。谭献在《夏堂词话》评论说:“瑰丽处鲜妍自在 ”。可此词用笔极为婉曲,意境幽深,极尽吞吐之妙。
“梦冷黄金屋 ”词中描写的对象乃是一位不凡的美人。“黄金屋”用陈阿娇事。 汉武帝年少时,长公主想把女儿阿娇许给他 ,汉武帝说“ 若得阿娇作妇,当作金屋贮之 。”贝班固《汉武故事》在这里作者借阿娇来写一位美人。词人自己朝思暮想的人不仅是美人,还有故国。起句意谓美人梦魂牵绕的黄金屋已变得凄冷,实际上含有故宫凄凉之意 。“叹秦筝、斜鸿阵里,素弦尘扑。”写室内器物,见到自己曾经抚弄过的乐器已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不禁感慨万千。故以一“叹”字领起,化实景为虚景。秦筝,弦柱斜列如飞雁成行的古筝。素弦,即丝弦。梦魂化莺飞回金屋,还认得旧时的绿色纱窗,雨过,只见荆桃果实已长得如豆大 。“化作娇莺飞归去,犹认纱窗旧绿。正过雨、荆桃如菽 。”令人心中升腾中怀旧惜春之感。“化作娇莺”梦魂化莺,想象不凡。笔力奇幻,独运匠心。金屋冷寂之境、秦筝尘扑之景,亦为化作娇莺所见。逆入平出,特见波澜 。景物描写 ,虚实交错。
“此恨难平君知否,似琼台涌起弹棋局。”琼台,此处则指玉石所作的弹棋枰。弹棋局,其形状中央隆起,周围低平。李商隐诗称为“莫近弹棋局,中心最不平”(《无题》)、词人在此以玉制之弹棋局形容心中难平之恨。
“此恨难平”总结上面各种情事,积愤难抑,自然喷发。词人由写景到抒怀。“消瘦影,嫌明烛。”借写消瘦的形象,表达一种悲凉的心境。借说“瘦影”,从而通过照出的反常心理曲折加以表露。
下片以“鸳鸯碎泻东西玉 。”起笔。以杯碎酒泻比喻宋朝的覆亡。鸳楼,即鸳鸯楼,为楼殿名。东西玉,酒器名。这句从写和美人的分离,喻指和故国的永别。佳人已远离,眷恋情仍深,词人仍希望能重睹其旧日丰采 。“问芳踪、何时再展?”流露出自己重见佳人的热切愿望,但“翠钗难卜”佳人踪迹何在?又表明这一愿望的实现何其渺茫。
“待把宫眉横云样,描上生绡画幅。怕不是、新来装束 。” 说自己准备把那容颜描绘在生绡画幅上,想来还是宫人旧时的装束吧。生绡,未经漂煮的丝织品,古人用以作画。眉横云样,指双眉如同纤云横于额前。旧时的装束代指故国的形象。与美人分离,希重会而又渺茫,只好托之丹青。通过这几层描绘,把故国之思写得力透纸背。“彩扇红牙今都在”。彩扇红牙(歌舞时用具 ),旧时之物俱在,已物是人非,自己聆听盛世之音,百感交集,却知音难觅。此时怀恋故国之人已越来越少只好独自伤怀。作者的这种感叹是对民族意识已经轻淡薄的情况而发的。然以“恨无人解听开元曲”的词语表达,曲笔抒怀也 。开元曲,借唐开元盛世的歌曲,此处指宋朝盛时的音乐 。“空掩袖,倚寒竹 ”,借竹的高风亮节表现自己坚贞不渝的品德。
这是一首具有典型婉约风格的作品。在“梦冷黄金屋”起笔,以幽独伤情作结。表现了词人深沉的故国之恋和不同凡俗的高尚志节。词中借梦抒怀,使境界迷离。以美人为灵魂化身,写故国之思。词人曲笔道出心中郁积很久的块垒,虽用词较为清丽婉约,但表情却仍显酣畅淋漓。

破琴诗(并引)


苏轼

旧说,房琯开元中尝宰卢氏,与道士邢和璞出游,过夏口村,入废佛寺,坐古松下。
和璞使人凿地,得瓮中所藏娄师德与永禅师书,笑谓琯曰:“颇忆此耶?”琯因怅然,悟前生之为永师也。
故人柳子玉宝此画,云是唐本,宋复古所临者。
元祐六年三月十九日,予自杭州还朝,宿吴淞江,梦长老仲殊挟琴过予,弹之有异声,就视,琴颇损,而有十三弦。
予方叹惜不已,殊曰:“虽损,尚可修。
”曰:“奈十三弦何?”殊不答,诵诗云:“度数形名本偶然,破琴今有十三弦。
此生若遇邢和璞,方信秦筝是响泉。
”予梦中了然识其所谓,既觉而忘之。
明日昼寝复梦,殊来理前语,再诵其诗,方惊觉而殊适至,意其非梦也。
问之殊,盖不知。
是岁六月,见子玉之子子文京师,求得其画,乃作诗并书所梦其上。
子玉名瑾,善作诗及行草书。
复古名迪,画山水草木,盖妙绝一时。
仲殊本书生,弃家学佛,通脱无所著,皆奇士也。
破琴虽未修,中有琴意足。
谁云十三弦,音节如佩玉。
新琴空高张,弦声不附木。
宛然七弦筝,动与世好逐。
陋矣房次律,因循堕流俗。
悬知董庭兰,不识无弦曲。


别墅


刘筠

感概复风流,交通遍五侯。
鸣钟平乐宴,击鞠茂陵游。
狡兔方多穴,苍鹰始下菙韛。
铃奴藏广柳,剑骑骋长楸。
云际寻橦技,花间笑躄楼。
害先除白额,梦已应黄头。
燕酒惟增气,秦筝漫送愁。
鸿毛轻一死,祇待报私雠。


杏花天 有感


汪莘

美人家在江南住。每惆恨、江南日暮。白苹洲畔花无数。还忆潇湘风度。幸自是、断肠无处。怎强作、莺声燕语。东风占断秦筝柱。也逐落花归去。

【注释】:
汪莘是一位治学作词严肃的学者。少年时在黄山读书黄山,研究《易经》、《老子》诸书;中年后筑室柳溪,自号方壶居士。他的这首小词,义兼比兴,寄托着无限感想,真可谓感触万端,伤心人有话无处诉说。也许,其中有不少难以言说的事情,在现代,已无从考证,只好请读者自己充分发挥丰富的联想去体会了。
“美人家在江南住,每惆怅江南日暮 。”词中特别标出“美人”二字,也许要说明这首感怀之作,通过美人香草 。她家住江南,却为江南的日暮而惆怅。“日暮”,在古典诗词中往往带有象征意义。《离骚》:“日忽忽其将暮。”王逸注:“言己诚欲少留于君之省閤,以须政教,日又忽去,时将欲暮,年岁且尽,言己衰老也。”又《离骚》 :“恐美人之迟暮 。”王注:“年老耄晚暮,而功不成,事不遂也 。”宋宁宗嘉定年间,下诏求诤言,汪莘以布衣三上封事,不用。词云惆怅日暮,当含深慨。南宋政权偏安江南,词中重复“江南”一语,亦有用意。三、四句,由江南日暮所见的景色而怀想起故人。“白蘋洲”,长着蘋花的沙洲。梁柳恽《江南曲》:“汀洲采白蘋,日晚江南春。”又,苏轼《渔家傲》词:“汀州蘋老香风度。”见到那洲畔开遍了素洁的蘋花,便忆起晚风吹过潇湘水面时缥缈的景色。“还忆潇湘风度 ”,点题“有感”本意,亦本柳恽《江南曲》“洞庭有归客,潇湘逢故人”意。
忆潇湘,即忆远人。作者尚有《乳燕飞·汪子感秋采楚词赋此》词云:“念往日佳人为偶 。独向芳洲相思处,采蘋花杜若空盈手。⋯⋯木叶纷纷秋风晚,缥缈潇湘左右。见帝子冰魂厮守 。”词人之感亦大矣!词中的“美人”、“佳人”恐怕也是有所寄托的吧。
换头二句,具见风骨。本来已没有可让自己悲痛断肠之处,又何必勉强去作那宛转的燕语莺声呢!“幸自”句 ,实是怨愤之语。本正是“何处春阳不断肠”(唐无名氏《春阳曲》),触目生悲,词人才故意说断肠无处,亦犹东坡《临江仙》“归来欲断无肠”之意。
宋宁宗开禧年间下诏攻金,后因军事受挫,向金人求和。杨皇后与史弥远等相结,杀害主张伐金的韩侂胄。
嘉定元年(1208)与金达成屈辱的“ 嘉定和议”。史弥远专政,粉饰太平,朝野上下,一片歌舞升平。汪氏诣阕上书,亦在此时,词云不愿“强作莺声燕语”,自有品格。《四库全书总目》谓汪莘“其言剀切耿直,相规以善,非依草附木、苟邀奖借者比”,可以佐证。“东风”二句,以景语作结,含思无限。东风吹送着落花 ,“美人”也无心去弹弄秦筝,便随着飞花缓缓归去。“占断” ,犹言占尽 。秦筝”,补足“莺声燕语”。不说罢理秦筝,而说“东风占断”,用意十分委婉。汪莘的《方壶存校》中有词二卷,都是些豪迈奔向之诗,而这首《杏花天》却如此明亮清秀,不同于其它作品 。词题“有感”,所感何事,已无资料供考证,我们无妨把它作为一首很美妙动听的无题情歌来欣赏。

满江红·昼日移阴


周邦彦

昼日移阴,揽衣起、春帷睡足。临宝鉴、绿云撩乱,未忺妆束。蝶粉蜂黄都褪了,枕痕一线红生肉。背画栏、脉脉悄无言,寻棋局。
重会面,犹未卜。无限事,萦心曲。想秦筝依旧,尚鸣金屋。芳草连天迷远望,宝香薰被成孤宿。最苦是、蝴蝶满园飞,无人扑。

【注释】:
此词写一个闺中女子伤春怀人的愁绪。全词用代言体写成,辞藻富艳,色彩秾丽,刻画精细,并多处化用前人诗 、词、文成句,却又毫无板滞堆砌之感,而是脉络清晰,跌宕多姿,叙事言情极有层次。
词的上片 ,先写这个女子春日睡起的无聊情态。一上来“昼日移阴,揽衣起,春帷睡足”三句,以景衬人 ,写女子日高懒起。阳光已在闺房中移动阴影,则日上三竿 ,时间已晚可知。“揽衣”二句,暗用白居易《长恨歌 》:“揽衣推枕起徘徊”,和《自问行何迟 》:“酒醒夜深后 ,睡足日高时”。需要注意的是,此处所谓“睡足”,并非“睡饱了”、“睡得又香又甜”之意 ,而是指这位女子昨宵因相思而失眠 ,故早上精神倦怠 ,在床上磨蹭够了才慢慢地起来。接下下,“临宝鉴 ”三句 ,以女子起床后无心打份的慵懒之状来透露她情丝繁乱的心理。“绿云 ”句,化用杜牧《阿房宫赋 》:“绿云扰扰 ,梳晓鬟也 ”句意。“未忺”,不喜欢,不想之意。接下来“蝶粉蜂黄都褪了,枕痕一线红生玉 ”二句 ,继续铺写女主人公睡起之态 。蝶粉蜂黄,指宫妆。蝶粉蜂黄都褪了”,指女子通宵转侧于枕上,宿妆因而尽褪。这里描写睡起的榜样十分细致逼真,所以明人王世贞《弇州山人词评》称赞说“枕痕一线红生玉”等句,“其形容睡起之妙,真能动人”。以上一大段“欲妆临镜慵”的渲染描绘,都是为了突出女子独居的苦恼,所以上片末又接以如下一个动态描写 :“背画栏、脉脉悄无言,寻棋局。”通过这个富有特征的细节,开始正面揭示女子的心理状态,为下片宣泄其相思之情埋下了伏线。
通过上片的一系列精致深刻的描写,女主人公的生活环境与特殊情态已给人以鲜明的印象,于是下片放笔直言,代这个子倾诉出了满肚子不可遏抑的想思之苦 。换头的四个三字句:“重会面,犹未卜。无限事 ,萦心曲 。”句短而韵促 ,意悲而情切,以质直而重拙之笔突出全篇的情感内容。一切哀愁都是因为“重会面,犹未卜”而引发的,一切百无聊赖的行动都是由于“无限事,萦心曲”而产生的,因而这十二个字可以说是全词的“ 词眼”。“重会面 ,犹未卜”,即承上片末句“寻棋局”的意脉而展开。接下来“想秦筝依旧,尚鸣金屋”二句,是作者的设想之辞,意思是说:在情人远离之后,想必你还照常在闺房中弹奏筝曲,向他表达内心的情愫;可是他远在天涯,你的一片心意他又何从理解呢?这一变换角度的虚拟之笔 ,把对女子相思心理的刻画更深入了。“芳草连天迷远望 ,宝香薰被成孤宿。”即承此意而来。二句意思是说 :“女子想尽办法,仍不能排遣忧思;她登高远望,企图看见意中人,不料春草连天,视线为之遮断;只好重薰锦被,再受孤宿之苦。这一组工整流丽的对仗,恰切而生动地写出了女子思远人而不见的痛苦 。作者笔头一转 ,由室内而至庭院,由环境渲染而转入心理描述,由人意表地以“最苦是,蝴蝶满园飞 ,无心扑。”三句束住全篇:这个心理表白含蕴十分丰富,大致说的是:眼下正是春光满园、百花竞放的时候,蝴蝶受春色引诱,纷纷而来,可女子见春色而增愁,不但无心扑捉蝴蝶,反而比锦帐孤眠之时更伤感了。这个结尾,将全篇的抒情推向了高潮,热情饱满而余味悠长,相思女子的形象至此而更加完美生动了。
《 满江红》一调 ,句脚几乎全是仄声,音节拗怒,声情激壮,一般适合于抒发豪壮慷慨的感情。此调在现存的唐五代及北宋初词中不见。宋人最早用此调的 ,当推柳永 。《乐章集》中有《满江红》四首,内容为描写山水风光、抒发羁旅哀愁与表达作者对情人的思念三类 。其中写山水、写羁愁的,境界阔大,感情沉郁,洵称佳构;而写恋情的那一两首却显得直露而精糙,并非成功之作。此后 ,苏东坡 、辛弃疾等改革派的词人利用这个词牌来恣意抒写政治情怀或人生感慨 ,创作了不少以阳刚之美见长的优秀篇章。
流风所及,遂使几百年来作《满江红》词者,大多走激烈豪放一路 。不过也有一些例外 。作为苏东坡的后辈的柔丽派词人周邦彦,就偏用此调来抒写儿女私情。邦彦的集子里这首唯一的《满江红》词,以柔婉细腻的笔触,写千回百转的相思,特别是对女性的动态与心态的描摹,达到了维妙维肖的程度。它的风格情调,既与苏、辛一派的豪壮激越迥然异趣,也与柳永同词调、同题材作品中那种直露和俚俗的写法大相径庭。南宋以后用《满江红》来写柔情者,大都不同程度地受了周邦彦这首词的影响 。因此我们可以说,这首词是众多的《满江红》中的一种创格。

四时白纻歌 夜白纻

南北朝
沈约

秦筝齐瑟燕赵女。
一朝得意心相许。
明月如规方袭予。
夜长未央歌白纻。
翡翠羣飞飞不息。
愿在云间长比翼。
佩服瑶草驻容色。
舜日尧年欢无极。


秋闺怨


曹勋

忧勤番作妒,险詖自为才。
赵瑟弦初绝,秦筝曲更哀。
蛛纲罗妆鉴,庭芜暗玉阶。
听鸡虽自误,辞辇却成非。
犹谢昭阳月,时来照寝衣。


贺新郎·下马东山路


辛弃疾

下马东山路。恍临风、周情孔思,悠然千古。寂寞东家丘何在,缥缈危亭小鲁。试重上、岩岩高处。更忆公归西悲日,正濛濛、陌上多零雨。嗟费却,几章句。谢安雅志还成趣。记风流、中年怀抱,长携歌舞。政尔良难君臣事,晚听秦筝声苦。快满眼、松篁千亩。把似渠垂功名泪,算何如、且作溪山主。双白鸟,又飞去。


代闺人答轻薄少年


崔颢

妾家近隔凤凰池,粉壁纱窗杨柳垂。
本期汉代金吾婿,误嫁长安游侠儿。
儿家夫婿多轻薄,借客探丸重然诺。
平明挟弹入新丰,日晚挥鞭出长乐。
青丝白马冶游园,能使行人驻马看。
自矜陌上繁华盛,不念闺中花鸟阑。
花间陌上春将晚,走马斗鸡犹未返。
三时出望无消息,一去那知行近远?
桃李花开覆井栏,朱楼落日卷帘看。
愁来欲奏相思曲,抱得秦筝不忍弹。


念奴娇·棋声特地


周文谟

棋声特地,把十年心事,恍然惊觉。杨柳楼头歌舞地,长记一枝纤弱。破镜重圆,玉环犹在,鹦鹉言如昨。秦筝别後,知他几换弦索。谁念顾曲周郎,樽前重见,千种愁难著。犹胜玄都人去後,空怨残红零落。绿叶成阴,桃花结子,枉恨东风恶。盈盈泪眼,见人欲下还阁。


水龙吟 赋筝


王恽

故家张乐娱宝,乐中无似秦筝大。华筵听处,一挥银甲,笙竽幽籁。四座雄声,满空秋雨,来从天外。甚*然思变,白翎清调,惊飞下,金莲塞。长忆桓伊手语,抚哀弦、醉歌悲慨。使君元有,不凡风调,平生豪迈。绿酒*堂,为予翻作,八鸾□海。道更张正赖,新声陶写,继中书拜。


水调歌头·山色望中好


赵彦端

山色望中好,□□□□清。连峰叠巘极目,高下与云平。玉洞沈沈何处。隐映一溪烟树。倒影碧波□。唤起骖鸾客,丹灶夜光横。□霞卷,风露滴,月华明。佳人为我,垂手凄怨理秦筝。千载虹桥新路。依约幔亭歌舞。一醉话浮生。但得尊盈酒,莫问世间名。


定风波·花倚东风柳弄春


晁端礼

花倚东风柳弄春。分明浅笑与轻颦。更忆当时声细细,偎人。秦筝轻衬砑罗裙。
别后此欢谁更共。春梦。只凭胡蝶伴飞魂。独倚高楼还日暮。情绪。浮烟漠漠雨昏昏。


江城子·竹里风生月上门


和凝

竹里风生月上门,
理秦筝,对云屏。
轻拨朱弦,
恐乱马嘶声。
含恨含娇独自语,
今夜月,太迟生。

【注释】:


239诗词网所有古诗词来源于网络,如有错误,请联系纠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0239m.cn/article/63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