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古诗词大全

赞美高阁的诗句

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


韩愈

五岳祭秩皆三公,四方环镇嵩当中。
火维地荒足妖怪,天假神柄专其雄。
喷云泄雾藏半腹,虽有绝顶谁能穷?
我来正逢秋雨节,阴气晦昧无清风。
潜心默祷若有应,岂非正直能感通!
须臾静扫众峰出,仰见突兀撑青空。
紫盖连延接天柱,石廪腾掷堆祝融。
森然魄动下马拜,松柏一径趋灵宫。
粉墙丹柱动光彩,鬼物图画填青红。
升阶伛偻荐脯酒,欲以菲薄明其衷。
庙令老人识神意,睢盱侦伺能鞠躬。
手持杯珓导我掷,云此最吉余难同。
窜逐蛮荒幸不死,衣食才足甘长终。
侯王将相望久绝,神纵欲福难为功。
夜投佛寺上高阁,星月掩映云曈昽。
猿鸣钟动不知曙,杲杲寒日生于东。

【注释】:
三公:周以太师、太保、太傅为三公,后世用以称人臣的最高官位。杯珓:占卜用的工具,有对称的两片,合起掷地,以其俯仰定凶吉。

【简析】:
诗人本不信佛,在他著名的奏章《谏迎佛骨》中就说过“自佛法入中国,帝王事之寿不能长”等话,曾引起宪宗大怒,几乎丧了性命。这次绕道而去,主要是游山,但在庙令的怂恿下随俗占卜,因为卦吉而高兴。诗人迭遭不幸,对现实已经感到灰心,便借机自我解嘲,发发牢骚。

----------------------------
  贞元十九年(803),京畿大旱。韩愈因上书请宽民徭,被贬为连州阳山(今属广东)令。永贞元年(805)遇大赦,离阳山到郴州(今湖南郴县)待命。九月,由郴州赴江陵府(今湖北江陵)任法曹参军,途中游衡山时写下这首诗。诗中深沉地抒发了他对仕途坎坷的不满情怀。

  衡山耸立在湖南衡阳盆地北端,气势雄伟。山上的衡岳庙,是游人向往的名胜。诗的开头六句,写衡岳的形势和气象,起笔高远,用语不凡。先总叙五岳,再专叙衡岳,突出衡岳在五岳中的崇高地位。按古时帝王的祭典,五岳都相当于爵秩最高的“三公”。泰山、衡山、华山、恒山,各镇东、南、西、北四方,而嵩山则处在中间。衡岳在炎热而荒僻的南方,古人以为这里有很多妖魔鬼怪,天帝授予岳神权力,使它能专力雄镇一方。诗人一连采用四个叙述句,从“五岳”写到衡岳,竭尽铺垫之能事。紧接二句,便一下子把衡山形势的险要勾勒了出来:衡岳半山腰中蕴藏着云雾,不时喷泄出来,虽有山顶,又怎能攀登上去呢!一句中连用“喷”、“泄”、“藏”三个动词,来描绘平日衡山云雾浓重不散,既奇突,又贴切。

  以下八句写登山。“我来”二句,是叙事,亦是写景,写出了秋雨欲来的景象,给人一种沉闷和压抑之感。欲扬先抑,诗意推起一道波澜。“潜心默祷若有应,岂非正直能感通”,说衡岳有灵,使天气由阴而晴,诗意陡转。云雾全消,众峰顿现,原是自然界本身的变化,而诗人却说是自己“潜心默祷”、把正直的神明“感通”的结果。“正直”二字寓有深意。往下连用两联,描写众峰由隐而现后的景象。“须臾”一联,写出了山间景色变化之快:霎那之间,浮云扫尽,众峰显露,仰面看去,那高峻陡峭的山峰,就好比擎天柱支撑着天空。这一联是虚写,给人以豁然开朗、奇险明快之感。据《水经注》载:衡山有三峰,自远望去,苍苍隐天。所以晋代罗含的《湘中记》也说:“望若阵云,非清霁素朝,不见其峰。”“紫盖”一联,描写紫盖峰连延着与天柱峰相接,石廪峰腾跃起伏,堆拥着祝融峰。这是实写。汪佑《南山泾草堂诗话》说,“是登绝顶写实景,妙用‘众峰出’领起,盖上联虚,此联实,虚实相生;下接‘森然魄动’句,复虚写四峰之高峻,的是古诗神境。”联系上下诗意来看,此说不无道理。

  “森然”以下十四句,写谒庙,是全诗中心所在。诗人通过对祭神问天的描述,倾吐其无处申诉的悒郁情怀。“森然”二句,点出谒衡岳庙的题意。目的地已经到达,险峻的山峰,使人惊心动魄,不由得下马揖拜。沿着一条松柏古径,急步走向神灵的殿堂。既反映了诗人当时肃然起敬的感受,也烘托出一种庄严肃穆的气氛。“粉墙”二句,写走进庙门后四壁所见:雪白的墙壁和朱红的柱子,交相辉映,光彩浮动;上边都用青红的彩色,画满了鬼怪的图像,写出寺庙的特征。“升阶”以下六句写行祭。诗人登上台阶,弯着腰向神像进献干肉和酒,想借这些菲薄的祭品来表明自己的虔诚。掌管神庙的老人很能了解神意,眼瞪瞪地在一旁窥察,鞠躬致礼。他手持占卜用的杯珓,教给诗人投掷的方法;而后又根据卦象,说是得到了最吉的征兆,那是其他人所不易得到的。但是,正是“云此最吉馀难同”的结语,却引出了诗人一肚皮牢骚:自己在阳山贬所没有被折磨致死,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今后只求衣食粗安,就甘心长此而终,哪里还存什么侯王将相之望!神明纵然想赐福保佑,恐怕也难奏效了。这一段描写和牢骚,既真实,又动人,深刻地反映了诗人当时内心的不满情绪。诗人关心自己的前途,当然希望占卜能得到一个非常吉利的答复。但是,当他得知是一个“最吉”的答复之后,他倒反而产生了怀疑,以致大发起牢骚来了。这大概与他当时对朝延政治斗争的形势有所了解有关吧!

  末四句,归结诗题“宿岳寺”之意。先写上高阁时所见夜景:月色星光,因云气掩映而隐约不明。接着翻用谢灵运“猿鸣诚知曙”句诗意(《从斤竹涧越岭西行诗》),写道:“猿鸣钟动不知曙”。本来听到猿声啼叫就知道是天亮了,但诗人因为酣睡,连天亮时猿的啼叫声和寺院的钟声都没有听到。诗人身遭贬谪,却一觉睡到天明,足见襟怀之旷达。末句“寒日”,又照应上文“秋雨”、、“阴气”,笔力遒劲。

  此诗写景、叙事、抒情,融为一体,意境开阔,章法井然。诗一开首便从大处落笔,气势磅礴。中间写衡岳诸峰,突兀高耸,令人心惊魄动。求神问卜一段,亦庄亦谐,其实是诗人借以解嘲消闷。末尾数句,更清楚地反映出诗人对现实所采取的比较泠漠的态度,他对自己被贬“蛮荒”的怨愤,也溢于言表。通篇一韵到底。押韵句末尾皆用三平调(少数用“平仄平”),音节铿锵有力。诗的语言古朴苍劲,笔调灵活自如,风格凝炼典重,无论意境或修辞,都独辟蹊径,一扫前人记游诗的陈词滥调,正如沈德潜《唐诗别裁》所说:“横空盘硬语,妥帖力排奡。公诗足以当此语。”

  (吴文治)

无题二首


居节

坐倚熏笼火尚温,钟鸣高阁又黄昏。
梅花雪后门半掩,豆蔻枝头月一痕。
漫说倾城岂颜色,曾闻化石是精魂。
寄君茶碾湘江竹,犹有娥皇泪点存。¤


水调歌头·金关五云里


沈元实

金关五云里,玉座太微间。凌虚新就燕间,宣唤侍臣班。丹扆坐移前席,禁漏声传高阁,喜气满龙颜。天语眷畴昔,政路稳跻攀。
酒如渑,香袅穗,寿南山。橙黄橘绿,樽前辉映菊花团。清晓凉风凝露,晴昼秋光满院,岁岁奉君。待看云台画,荣观侈人寰。


九日登樟亭驿楼


许浑

鲈鲙与莼羹,西风片席轻。潮回孤岛晚,云敛众山晴。
丹羽下高阁,黄花垂古城。因秋倍多感,乡树接咸京。


次追和清远道士诗韵


陆龟蒙

一代先后贤,声容剧河汉。况兹迈古士,复历苍崖窜。

辰经几十万,邈与灵寿玩。海岳尚推移,都鄙固芜漫。

羸僧下高阁,独鸟没远岸。啸初风雨来,吟馀钟呗乱。

如何炼精魄,万祀忽欲半。宁为断臂忧,肯作秋柏散。

吾闻酆宫内,日月自昏旦。左右修文郎,纵横洒篇翰。

斯人久冥漠,得不垂慨叹。庶或有神交,相从重兴赞。




曹叔时见过索饯篇


陈深

泄云蒙朝日,微雨沾庭除。
幽人掩财卧,门外无来车。
曹子别经岁,枉道过我庐。
谓余抱文艺,胡为守乡闾。
余日匪高尚,褊性涉世疏。
上奉白发亲,馀暇读我书。
岂知叔时甫,妙年美名誉。
词华烂絺绣,间学滋新畲。
奉子一卮酒,聊为谭斯须。
威凤翔高阁,逸骥腾云衢。
及时树远业,临事毋踟蹰。


念奴娇·银潢耿耿


史浩

银潢耿耿,正露零仙掌,尘空天幕。碧玉扶疏□万朵,偏称水村山郭。巧酝檀英,密包金粟,只待清秋著。三春桃李,自应束在高阁。好是月窟奇标,东堂幽韵,不管西风恶。独立盈盈回首笑,白苇丹枫索索。折向冰壶,莫教纱帽,醉里轻簪却。浓芳长在,□疑身在云壑。


唐秘书省书目石刻


李复

蓬莱高阁凌浮云,天上图书奎壁明。
荣河温洛龟龙呈,鲁壁汲冢科半行。
森罗万目分纬经,大官供烹集群英。
鲁鱼亥豕校雠精,垂签甲乙刻坚珉。
怀素无量元崇名,唐兴百年人文成。
大盗一炬甚秦坑,碑落人间如碎星,
埋没草莽荆棘平。刊刻欲传千万龄,
毁灭今与粪壤并。牧童敲击看火生,
铿然清圆犹磬声。


题裴晋公女几山刻石诗后


白居易

何处画功业,何处题诗篇。麒麟高阁上,女几小山前。
尔后多少时,四朝二十年。贼骨化为土,贼垒犁为田。
一从贼垒平,陈蔡民晏然。骡军成牛户,鬼火变人烟。
[蔡寇号骡子军。陈蔡间农骁锐者,人畜牛者,呼
为牛户。]
生子已嫁娶,种桑亦丝绵。皆云公之德,欲报无由缘。
公今在何处,守都镇三川。旧宅留永乐,新居开集贤。
公今在何官,被衮珥貂蝉。战袍破犹在,髀肉生欲圆。
襟怀转萧洒,气力弥精坚。登山不拄杖,上马能掉鞭。
利泽浸入池,福降升自天。昔号天下将,今称地上仙。
勿追赤松游,勿拍洪崖肩。商山有遗老,可以奉周旋。

【注释】:
原序:裴侍中晋公出讨淮西时,过女几山下,刻石题诗,末句云:“待平贼垒报天子,莫指仙山示武夫。”果如所言,克期平贼,由是淮蔡迄今底宁殆二十年,人安生业。夫嗟叹不足则咏歌之,故居易作诗二百言,继题公之篇末。欲使采诗者、修史者、后之往来观者知公之功德本末前后也。

满庭芳 示刘子新 永乐大典卷一万三千三百四


白华

光禄池台,将军楼阁,十年一梦中间。短衣匹马,重见镇州山。内翰当年醉墨,纱笼在、高阁依然。今何夕,灯前儿女,飘荡喜生还。衣冠初北渡,几人能得,对酒常闲。算唯君日日,陶写余欢。得陇且休望蜀,南山卧、白额黄班。茅檐底,男儿未老,勋业后来看。


题栖云阁


胡寅

青山画出天台障,溪流宛是桃源漾。
一庵深著翠微间,高阁更搴云气上。
道人於此几经春,七闰不作黄杨屯。
孤标如松自磊砢,爽气映竹长清真。
炉中寒灰与心寂,世味只今余好客。
横潭一笑得烹鲜,通道三杯酬蜡屐。
原君勿羡飞升天,亦莫面壁沉幽禅。
问云何心不出岫,归与吾党相周旋。


閒中读易


郭印

圣人阐性命,易书所自作。
要令末世士,悟取先天学。
俗儒何纷纷,私意妄穿凿。
或被阴阳拘,或遭象数缚。
执一以为真,盲夫妄扪摸。
我尝皆过眼,去道转辽邈。
粤从探释氏,奧处窥其略。
返照日月久,豁然生妙觉。
八卦未画初,玄门启关钥。
向来百家言,尽把束高阁。


次韵鄂州吴少保南楼


项安世

武昌城头起高阁,下见二江争一壑。
滔滔还作一江流,底用相遭苦相恶。
庾公当日此登临,拊髀北风思远略。
檐开历历汉阳树,多少雄心入开拓。
暮年出手竟抢攘,千丈涛头空寂寞。
何如乘月坐胡床,且共诸人跨鸾鹤。
平生枉恨王公弱,要是王公高一著。
古来经济有包荒,愦愦故应强凿凿。
只今遗址向千年,又见神州□□索。
凭栏堪赏亦堪嗟,长使游人望关洛。


上古之什补亡训传十三章·十月之郊一章


顾况

(十月之郊,造公室也。君子居公室,当思布德行化焉。)
十月之郊,群木肇生。阳潜地中,舒达句萌。曀其蔚兮,
不可以游息。乃熂蒺藜,乃夷荆棘,乃繇彼曲直,
匠氏度思。登斧以时,泽梁蓁蓁。无或夭枝,有巨根蒂。
生混茫际,呼吸群籁。万人挥斤,坎坎有厉。陆迁水济,
百力殚弊。审方面势,姑博其制,作为公室。公室既成,
御燥湿风日。栋之斯厚,榱之斯密。如翼于飞,
如鳞栉比。缭以周墉。墄以崇阶。俯而望之,
矗与云齐。石肃砆石肃砆,藻井旋题。丹素之燝兮,
椒桂之馥兮。高阁高阁,珠缀结络。金铺烂若,
不集于鸟雀。绘事告毕,宾筵秩秩,乃命旨酒琴瑟。
琴瑟在堂,莫不静谧。周环掩辟,仰不漏日。冬日严凝。
言纳其阳,和风载升。夏日郁蒸,言用于阴,凉风飒兴。
有匪君子,自贤不已,乃梦乘舟,乃梦乘车。梦人占之,
更爽其居。炎炎则移,皎皎则亏。木实之繁兮,
明年息枝。爰处若思,胡宁不尔思。


送春同子柔作二首


程嘉燧

吟君诗送春归日,我正颠狂欲湿衣。
烛灭清歌高阁罢,酒醒疏雨小船归。
慵拈雪镜愁边照,判遣风花醉里飞。
预恐老添情转剧,明年春到兴先违。¤


239诗词网所有古诗词来源于网络,如有错误,请联系纠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0239m.cn/article/64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