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古诗词大全

赞美风儿的诗句

浪淘沙·好恨这风儿


石孝友

好恨这风儿。催俺分离。船儿吹得去如飞。因甚眉儿吹不展,叵耐风儿。不是这船儿。载起相思。船儿若念我孤恓。载取人人篷底睡,感谢风儿。

【注释】:
这是一首俚俗之作,通篇借“风”与“船”这两件事物铺开。劈头两句就是“无理而有情”的大白话:“好恨这风儿,催俺分离 !”其实,催他与恋人分别的并不真是风,然而他却怪罪于风,这不过是他“怨归去得疾”(《西厢记》崔莺莺长亭送别张生时的唱辞中语)的另一种表达方式。正如睡不着却怪枕头歪那样,这种“正理歪说”的风趣话中其实包含着难以言传的离别之痛。以下三句便紧接“风儿”而来,越加显得波峭有趣:“船儿吹得去如飞,因甚眉儿吹不展?叵耐风儿!”它所埋怨的仍是这个“该死”的“风儿”,不过语意更有所发展。意谓:既然你能把船儿吹得象张了翅膀一样飞去,那你又为什么不把我的眉结吹散(侧面交代作者的愁颜不展 、双眉打结),真是“可恨可恶”(“叵耐”本指“不可耐”之义,这里含有“可恨”之意)透顶!眉心打结,本是词人自己的心境使然。俗语云:“心病还须心药医”。词人不言自己无法解脱离别的苦恼,却恨起风马牛不相及的“风儿”来 ,这真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怪语”和“奇想”,亦极言其“怨天尤人”的烦恼之深矣。人的感情,每到那种极深的境界时 ,往往便会产生某种程度的变态。
石孝友的这些词句 ,便故意地利用这种“变态心理”来表现自己被深浓的离愁所折磨扭曲了的心境,确实收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
上片主要写“风”,进而及“船”。下片则索性从船儿写起 。“不是这船儿,载起相思?”这是第一层意思。意谓:若不是偌大一个船儿,自己这一腔相思怎能装得下、载得起 ?“相思”本无“重量”可言,这里便用形象化的方法把它夸张为巨石一般的东西。说只有船儿才能把它载起 ,则“相思”之“重”、之“巨”不言自明。在“感谢”船儿帮他载起相思之情之后,作者又“得寸进尺”地向它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 :“船儿若念我孤恓 ?载取人人篷底睡 ”。意谓:“救人须救彻 ”,你既然帮我载负了相思之情,那就索性把好事做到底吧!——因此,你若真念我孤寂烦恼得慌,何不把那个人儿(她)也一起带来与我共眠在一个船篷下呢 ?但这件事儿光靠“船儿”还不行,那就又要转而乞求“ 风神”——请它刮起一阵怪风,把她从远处的岸边飞载到这儿来吧 。如是 ,则不胜“感谢”矣,故曰:“感谢风儿”!
全词通过先是怨风、责风,次是谢船、赞船,再是央船、求风,最后又谢风、颂风,曲折而生动地展示了词人在离别途中的复杂心境:先言乍别时“愁一箭风快” (周邦彦《兰陵王》)的痛楚,次言离途中“黛蛾长敛(这里则换了男性的双眉而已),任是春风吹不展”的愁闷,最后则突发奇想地写他希冀与恋人风雨同舟的渴望。这三层心思,前二层是前人早就写过的,但石孝友又加以写法上的变化,而第三层则可谓是他的“创造”。这种大胆而奇特的幻想 ,恐怕与他接受民间词的影响有关。比如敦煌词中就有很多奇特的想象,如“枕前发尽千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烂,水面上秤锤浮,直待黄河彻底枯⋯⋯”又如“夜久更阑风渐紧,为奴吹散月边云,照见负心人”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众所周知,常见的文人词在描写离情别绪时,特别喜欢用“灞桥烟柳”、“ 长亭芳草 ”、“绣阁轻抛”、“浪萍难驻”之类的华丽词藻。即如石孝友自己,也写过“立马垂杨官渡,一寸柔肠万缕。回首碧云迷洞府,杜鹃啼日暮”(《谒金门》)之类的“雅词”。然而此首《浪淘沙》却一反文人词常见的面貌,出之以通俗、风趣、幽默、诙谐的风格,却又并不妨碍它抒情之“真” 、之“深”,故而可称是首别具“谐趣”和“俗味”的佳作。在读惯了那些浓艳得发腻的离别词后,读一读这首颇有民歌风味的通俗词,真有点象吃惯了鱼腥虾蟹之后尝到山果野蔌那样,很富有些新鲜的感觉。

川拨棹·四更里


王哲

四更里,瞥看牛斗光如*。照遍满宽清虚,放尽灵辉凛冽。向东方也,玉花结。攒烛三山似电掣。熠耀如琼瑶屑。被这惺惺了了,一齐中宵盗窃。害风儿,怎生说。


川拨棹·这修行诀


王哲

这修行诀。便安排得有次节。把清静天机,今朝分明漏泄。使人人,玉花结。从头一一稳铺设。向五更里看摆拽。将此脱壳神仙,玲珑玎铛做绝。害风儿,怎生说。


眼儿媚·山矾风味木樨魂


张鎡

山矾风味木樨魂。高树绿堆云。水光殿侧,月华楼畔,晴雪纷纷。何如且向南湖住,深映竹边门。月儿照著,风儿吹动,香了黄昏。


系裙腰


刘仙伦

山儿矗矗水儿清。船儿似叶儿轻。风儿更没人情。月儿明。厮合造、送人行,眼儿蔌蔌泪儿倾。灯儿更冷清清。遭逢着雁儿,又没前程。一声声。怎生得、梦儿成。



忆帝京·木棉袍子君休换

现代
顾随

木棉袍子君休换。
毕竟春深春浅。
听说杏花开,却在深深院。
可惜太深深,开了无人见。
一阵阵、风儿回旋,几点点、雨儿萧散。
长怪当年,道君皇帝,见了红杏肝肠断。
不怨杏花红,却怨双双燕。

徽宗《燕山亭见杏花》云:“凭寄离恨重重,者双燕何曾,会人言语。”

川拨棹·曲中词彻


王哲

曲中词彻。把来历事亲堪说。住京兆府外县,终南方孤云白雪。自观得,玉花结。活死人兮放些劣。没地埋,真欢悦。道号重阳子,字知明姓王名*。害风儿,怎生说。


御街行·晚来无奈伤心处


赵长卿

晚来无奈伤心处。见红叶、随风舞。解鞍还向乱山深,黄昏后、不成情绪。先来离恨,打叠不下,天气还凄楚。
风儿住后云来去。装撰些儿雨。无眠托首对孤灯,好语向谁分付。从来烦恼,吓得胆碎,此度难担负。


拙鲁速


王实甫

对着盏碧荧荧短檠灯,倚着扇冷清清旧帏屏。
灯儿又不明,梦儿又不成。
窗儿外淅零零的风儿透疏棂,忒楞楞的纸条儿鸣。枕头儿上孤零,被窝儿里寂静。
你便是铁石人,铁石人也动情。


漫兴


艾性夫

荒畦整整复斜斜,不种春风儿女花。
却笑过墙蝴蝶乱,懒随野老问桑麻。


川拨棹·三更里


王哲

三更里,瞥看银蟾圆不缺。吐出一轮光明,满天莹然有别。向南方也,玉花结。白鹿前来行得窃。便衔他新皎洁。将去圭峰山头,独自口中啮*。害风儿,怎生说。


香闺十咏·紫香囊


张玉孃

珍重天孙剪紫霞,沉香羞认旧敏华。
纫兰独抱灵均操,不带春风儿女花。


苏幕遮 在长安寻铁马骑,道友索词


马钰

马风儿,悟玄理。不得檐楹,看您成家计。参从风仙何事喜。舞袖轻摇,撼动声清美。胜骅骝,无萦系。不恋银鞍,免使人鞭捶。蓦地玎铛声韵起。自在逍遥,直上青霄里。


瑞鹤仙·百年过半也


李曾伯

百年过半也。怅壮心零落,鬓星星也。风儿渐凉也。近中秋月儿,又初生也。田园暇也。矍铄哉、是翁也。记当时,弧矢垂门,孤负四方志也。
休也。牙签插架,玉帐持麾,总成非也。浮生梦也。皇皇欲、奚为也。趁身闲、随分粗衣淡饭,一笑又可妨也。问神仙,底处蓬莱,醉乡是也。


川拨棹·二更里


王哲

二更里,瞥看天河流无竭。忽见耿耿洪波,泼滟滟底昭彻。向西方也,玉花结。灌出黄芽色非担,甲尖上抟白雪。有此一个灵童,摆手亲自去折。害风儿,怎生说。


239诗词网所有古诗词来源于网络,如有错误,请联系纠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0239m.cn/article/6470.html